意甲

战雏 第两百二十七章,触发_1

2019-11-08 00:12: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雏 第两百二十七章,触发

正文第两百二十七章,触发

“慢着!”虽说韩家人的死活朱啸完全可以不用去关心,可是韩七叶拿出地图来让朱啸一定要将韩家的人平安地带出沙漠,从那时起,朱啸算得上是真正地受雇于韩七叶了.虽说任凭他们被狼人杀死,朱啸也不用担心有人知道,但这样一来,朱啸首先对不起的正是他自己。

到了这种地步,朱啸除了说狼人狠之外,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朱啸想了想,淡淡地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但倘若他们受到半点伤害,我定会将你们扒皮抽骨,生不如死!”

“哈哈哈!”那个狼人突然大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冷冷地说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你也应该知道我们也是不怕死的!落在你手上我们确实免不了受刑,但在你捉住我们的时候,我们就选择自杀,你又拿我们有什么办法呢?再说了,我们都是修炼者,你真的以为一点点疼痛我们会怕吗?”

朱啸狠,但这群狼人显然更狠!既然自己得不到,那就全部毁掉。朱啸恶狠狠地看了那个狼人一眼,淡淡地说道:“我看你们也不过是想要保住性命,你们是自己滚还是我送你们呢?”

那个狼人想要得到的一切都已经得到了,按理说他应该转身就走,但他却没有那么做,他抱抱拳,微笑着说道:“这位强,这样的态度才是真正商量事情的。很显然,眼下我们都巴不得对方去死,但想要做到却都有些困难。我们狼人也并非是无所不为的畜生,说到底我们还是人类的一支。”

朱啸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看那个狼人,冷冷地喝道:“我劝你说正题,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废话!”

现在的朱啸十分容易愤怒,但要是仔细观看的话,可以发现朱啸的眼睛之中氤氲着一层薄薄的红雾,这正是死气已经逐渐控制朱啸的标志。朱啸死死地盯着狼人,眼睛里面一点表情都不带,像是一尊雕像一般。

死气正是在这样的时候乘虚而入,但朱啸却是一点都没有发现。死气会在朱啸情绪波动大的时候趁虚而入,而后一点点影响朱啸的脾性。想来朱啸被死气控制乃是从他炼制丹药的时候被打扰开始的,也只有在那个时候他的情绪波动最大。而后朱啸的情绪波动也挺大的,死气逐渐趁着这个空子逐渐积累下来的。

狼人杀气人来的时候根本就是不管不顾,有时候就连自己的手臂被割下来他们还是一点痛楚都感受不到。可狼人只觉得现在的朱啸远比他们更可怕,甚至都不敢直面朱啸的眼睛。

那个狼人也不敢再跟朱啸废话下去,直入主题道:“好说,我们并不想就此离去,此次外出我们不能空手而回,按照规矩,我一定要带些什么离开才行!”

无论是沙匪还是狼人蛇人们打劫过往的商队,要是他们被商队所打败,但商队有没有办法将他们斩杀殆尽的话,商队是一定要给他们一些东西带走的。时常穿越沙漠的商队都是知道这条规矩的,是以会准备一些东西,专门用来送给他们。

朱啸自是不知道什么规矩的,他冷冷地看了看那个狼人,邪笑道:“是吗?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顾及你的面子,还想要从我们手中抢走东西!好啊,谁要是不怕死的话就过来吧。分神大战你们十多个畜生,对我来说倒也是一种挑战!”

“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那个狼人一下子化身成狼,又要朝着朱啸攻击过来。就在这时候,韩七叶赶紧走到朱啸前面,朗声说道:“诸位,请慢动手,我们这位小兄弟并不知道沙漠之中的规矩,按照规矩,你们是可以带走一些东西的,我也早就有所准备的。”

害怕朱啸不知道规矩,韩七叶特意跟朱啸解释了一番,随后开始从一个纳戒之中拿出来了一些东西,准备交给狼人。可就在这时候,一个狼人指着韩七叶惊愕地说道:“老头,你的名字是不是叫做韩七叶?”

那个狼人这么一说,众多的狼人的目光全部都被吸引到了韩七叶身上。韩七叶不知道那个狼人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一时间他将过去的那些事情全部都抛诸脑后了,竟然鬼使神差地点头道:“不错啊,老夫正是韩七叶,不知道你们是从何知道老夫的姓名的?”

那个狼人深深地看了韩七叶一眼,本来已经失去战意的他,身体之中的血液立时就开始沸腾起来。其他狼人也跟他一样,顷刻间就准备好了战斗,而且还逐渐朝着韩七叶靠了过来。

“他就是韩七叶!”

“杀了他!”

狼人们的声音此起彼伏,其中几个朝着韩七叶就攻击了过来。可怜的韩七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狼人们盯上了,直吓得朝后退着,狼人实在是太靠近了,韩七叶吓得一个踉跄就坐在了地上

“轰!”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朱啸突然出手,一拳砸得其中一个狼人飞了出去。砸飞了一个狼人,朱啸的拳头又是一动,将另外一个狼人逼退。狼人们就像是发了疯一般地逼过来,一边保护着韩七叶,一边应付狼人们,朱啸也显得有些吃力。

朱啸赶紧将玄铁巨镰握在手中,猛地一挥将狼人全部都逼退三步开外。趁着这段时间,朱啸冲着韩七叶就喝道:“韩老先生,你还不站起来,难道还要等他们将你撕成碎片吗?”

惊慌之中的韩七叶如梦初醒,慌乱地从地上爬起来。他有些后怕地看着四周绿着眼睛的狼人,又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看朱啸。朱啸淡淡一笑,调侃道:“韩老先生,刚才你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把这群人带回漠城,而你无所谓,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吧。看样子你还是有些怕死啊!”

“他们这是想要干什么?我到底怎么得罪他们了?”韩七叶哪里听得出来朱啸的调侃,连忙问道。

朱啸一边防着这些狼人攻击过来,另外一边笑着说道:“韩老先生,你并没有得罪他们,而是‘韩七叶’三个字得罪他们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要是他们攻击韩家全部的人,我还拿他们没有办法,但要是他们只攻击你一个人的话,我倒是还应付得来。”

这群狼人之中最强的那个从狼人们给他让出的一条路之中走了出来,他死死地盯着韩七叶,看都不看朱啸地说道:“这位强,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其他人你尽可带走,但是这韩七叶他一定要死。”

此时的朱啸什么都不怕,甚至对生死都看得很轻。朱啸邪笑上脸,淡笑着说道:“是吗?我想要保护的人,我倒是也想看看谁敢将他斩杀。区区几个狼人而已,还真当我怕了你们是吧!刚才让你们滚你们就乖乖地滚的话,我还不会这么火大。现在,哼,你们全部都要死!”

那个狼人的头突然抬起来,两只眼睛正好与月亮相对。就在他刚刚与月亮相对的一瞬间,他头上的头发开始以看得见的速度变长,他原本就已经十分发达的肌肉也逐渐胀大,本来碧绿色的眼睛也逐渐变成了血红色。还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他变成了一个不知道是狼还是人的怪物,所谓的狼人,也许正是形容他现在这副模样的。

“小子,你是在找死!”

要不是亲眼看到这副模样,朱啸还以为狼人就是可以自由从人身变成狼身的人类的一个分支,看到了他这副模样之后,朱啸总算是知道为何他们有着“狼人”这样的称谓了。现在他的模样,正是一个人身狼形的怪物,这才是真正的狼人。

要是这个状态对他们没有用的话,那他们一定不会变成这个模样的。这个狼人的实力原本只有四星武者的境界,可是他的身体一变,他的实力竟然在顷刻之间开始飙升起来,最后直逼二星武师。

朱啸冷眼看着狼人的变化,对于朱啸来说,狼人的实力越强越好。莫说是二星武师了,朱啸希望现在的狼人还可以变成,最好是实力能够达到武王甚至是武皇的境界。

朱啸冷漠地看着一切,他在等待,在等待事情便到最糟糕的时候才出手!而一旦朱啸出手,朱啸必定会让这个狼人死亡,一招就将他斩杀!现在的朱啸只觉得自己无所无能,拥有摧毁一切的力量。而现在的朱啸也只有摧毁一切才是他战斗的基本出发点,才会使他舒畅。

这正是被死气控制的朱啸的表现,木涵本来是不准备插手的,可要是放任朱啸一直这样下去,一旦战斗之中见血,那朱啸只会越陷越深。

木涵灵魂之力一动,朱啸顿时一个激灵,一股清流流过朱啸的灵魂,让朱啸无比舒畅。

“啸儿,在这种时候可不能轻易被死气控制啊!不然你又要如何来战斗呢?”

(来咯,感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更多的支持!)

陕西白癜风医院
汕头哪个医院检查妇科比较好
重庆市江津区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那里治疗银屑病好
江西治疗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