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精神病患者強制醫療遇尷尬程序不規范經費不

2019-11-08 10:14: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精神病患者强制医疗遇尴尬:程序不规范 经费不足

强制程序不规范

《精神卫生法》强调自愿原则,病人自己决定接不接受治疗、什么时候出院,公安、医疗机构如果坚持认为还要继续治疗,有可能涉嫌强制医疗,造成“被精神病”

云南昆明丰宁社区是一个老旧小区,派出所管辖片区包括汽车站、城中村等地区,人员流动性大,外来人口、无业人口较多从湖南投奔姐姐的精神病患者小吴就住在这个小区6年来,他不停地扬言要到幼儿园砍人,派出所每天派民警跟踪,以防小吴肇祸去年,派出所把他送回湖南老家,没多久又来了今年初再次送回去,两个月前他又回到昆明

对于小吴这样的患者,要不要对其实施强制医疗?谁来把他送到医院治疗?丰宁派出所所长郭俊峰很头疼按照《精神卫生法》,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可以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措施对患者实施住院治疗但是该法并没有明确谁是送医的执行主体,如果公安机关作为执行主体,精神障碍患者一般也不承认得病,不愿意治疗,监护人没有同意,很可能造成“被精神病”但是小吴的监护人远在湖南,如果监护人自己送小吴就医,就要承担治疗费用,很多监护人因此不同意送患者去住院治疗像小吴这样的患者属于国家规定的六类重性精神障碍患者,公安机关又必须对其实施管理

此外,《精神卫生法》强调自愿原则,病人自己可以决定接不接受治疗、什么时候出院医疗机构如果坚持认为还要继续住院治疗,也需要说服患者和监护人同意,如果得不到同意,就只能让其签字后出院这样的患者出院后的管理以及落实等也并未明确

“目前启动强制医疗的程序不规范,标准也不是太明确,比如谁来送医,医院怎么收治等等”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副队长陈智勇说

“什么情况可以实施强制医疗,我们自己摸索着建立了一套收治流程,对那些经过鉴定,认定是重性精神病患者,或者犯罪未遂、有明确危害他人行为指向性的,对其实施强制医疗”上海市治安总队队长单雪伟说,即便如此,对一些患者仍感到棘手,比如流浪乞讨的精神病患者,其住院办理主体不明确,一些涉嫌非暴力刑事案件犯罪的精神病患者,收治仍面临程序不明确

单雪伟建议,出台强制医疗实施办法,明确收治过程中的各方主体,明确住院办理主体,民政负责甄别身份,公安负责直接送患者到医院,卫生指导医院救治

治疗费用谁承担

强制医疗的费用应根据患者身份来解决如果患者身份不明、没有参加医保等,公安送医时很可能面临医院无法收治的情况

在丰宁社区,有一名疑似精神病患者,几次去寺庙砍人,派出所派出六七名民警,终于制服了这名患者,强制送去精神病院但该患者家里收入低,付不起医疗费用,医院不收治为了不让患者继续肇祸,派出所民警自筹2000多元,让患者住进了医院

一般来说,强制医疗的费用根据患者身份来解决如果是民政救助对象,由民政给予救助费用;如果参加新农合、医保,则由医保报销,重性患者还有一些民政医疗救助金有关法律并没有规定强制医疗的费用出处,如果患者身份不明、没有参加医保等,公安送医时很可能面临医院无法收治的情况

“由‘110’民警救助送入医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目前没有一个规范性政策依据,导致治疗、费用、出院及其他问题,比如危重症患者转院签署医疗文书、死亡善后工作等,处理时难度大”昆明市精神病院院长李幼章说

“不仅是经费问题,云南省没有安康医院,经常送都没地方送”郭俊峰说,去年辖区内发生了至少6起精神病患者肇事肇祸案件,这几名患者不知道该往那送,成了烫手山芋有一些救助站救助过的,救助站不再接收楚雄州公安局负责人也反映,偏远乡镇路边经常能发现一些疑似精神障碍患者,但是把这些人带到公安机关不合法,也找不到监护人,无法处理

“全国只有23家安康医院,负责接收这些肇事肇祸的强制医疗病人,还有一些省份比如云南没有专门的机构,造成公安没法送,民政不接收,卫生管理系统也查不到信息,难以实施管理,缺乏治疗的重性精神病患者不利于社会安全稳定”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巡视员邓孟春说

“对肇事肇祸的重性精神障碍患者,需要有一个专门的强制医疗机构来安置公安 、派出所控制了精神障碍患者后,医院没有专门的病区安置这些有危险的病人,这个难题就留给了派出所比如在丰宁派出所,就需要在24小时内由4位民警不断轮番监视病人,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国家卫生计生委疾控局副局长王斌说

上海有所安康医院,在《精神卫生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实施后,其职能转变为强制医疗所,不再是行政执行单位,成为了司法执行机构,专门收治触犯刑法后不负刑事的精神病患者但是该院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其医务人员属于公务员,招进来了医生,还需要再考公务员资格由于工作艰苦且收入较低,难以留住人才

患者权益难保障

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无法亲自到法院起诉违背其意愿将其送入医疗机构的监护人,不可能协助其提起诉讼

《精神卫生法》重点维护三种不同利益,即病人人身自由等方面的权益、公众不受病人危害的权益以及病人对自身健康需要的权利该法还专章规定了一系列“保障措施”,保障医院在治疗、救助精神障碍患者时的独立性、规范性,有效减少司法机关、行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等人为因素的干扰,以此终结“被精神病”

单雪伟认为,该法在维护患者合法权益方面仍存在不少难点“有很多患者的监护人是不愿意承担监护的,他们的角色是缺位的,比如该出院的时候通知监护人,监护人却说‘病人死了再来找我’,很多强制医疗患者因此出不了院还有监护人想当然认为患者不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房屋动迁、房屋产权交割,都不征求患者的意见”上海强制医疗所为此和宝山区司法局合作,在所里设立法律援助岗位,帮助患者维护合法权益

患者赵勇两年前因病发伤人致死,家人把他送到昆明精神病院,这一住就是2年9个月一年多前病情稳定了,赵勇很想回家,但是作为法定监护人的父亲年事已高,已有80多岁,无法照顾他,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不敢接他回去,哥哥接手了赵勇原来种的地“我是想回家的”赵勇说时不停地咽口水监护人没法接他回家,县里不敢接收,如果接收了还需要纳入辖区公安机关和社区的管理范畴,但当地这方面的管理力量较为薄弱医院也不敢擅自把他放出去,赵勇的回家之路显得异常漫长

《精神卫生法》规定,精神障碍患者认为被侵害其合法权益的,可以依法提起诉讼但是,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无法亲自到法院起诉;违背其意愿将其送入医疗机构的监护人,不可能协助其提起诉讼;患者难以查阅复印病历作为诉讼证据,患者依然难以完成诉讼

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党委副书记、主任医师谢斌认为,在实际操作中,有意的“被精神病”的现象比较少见,倒是现在一些刑事案件的办案人员一听说作案者患过有精神障碍,就送往医疗机构要求办理住院,没走司法程序就实施强制医疗实际上,对于暴力作案的重性精神病患者,按照我国新的刑事诉讼法,应该通过一系列司法程序,有刑事能力的,能正常接受诉讼和受审,则正常受审;没有刑事能力的,由法院决定实施强制医疗,一般是就放在安康医院(或现在的强制医疗所)收治许多国家是在监狱里开展强制医疗的服务,病情稳定后,该继续服刑的继续服刑,该回到社区的在社区接受强制随访和门诊服务这既是对强制医疗患者合法权益的一种保护,是对受害者和社会公众权益的保护,还能更好地利用有限的医疗资源 李红梅

延伸阅读

什么是精神病人强制医疗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四条规定: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经法定程序鉴定依法不负刑事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可以予以强制医疗强制医疗的决定机关为人民法院,执行机关为公安机关具体而言,人民法院负责强制医疗决定书的作出,公安机关负责强制执行

《精神卫生法》规定,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可以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措施对患者实施住院治疗

(卫 边)

鲁南欣康饭前还是饭后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