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每个剧本穿一遍26姐妹情深

2020-01-24 17:57: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每个剧本穿一遍 26.姐妹情深

蒙古人进入紫禁城也小两年了,御花园早就没了当初大明王朝灭国时那样破败不堪,此时夏末正是草木葳蕤的死后,御花园一片欣欣向荣的。

微凉开始的时候只是跟在庄太后身边一步远,嗯,该死的封建社会,身份不够,连并排走都是不行的。

走着走着庄太后就将身后的人挥退了,微凉心中一凛,自动脑补一出宫斗剧里面说心腹话,然后栽赃陷害的戏码……

“那日陶如格去台吉府怎么没见你。”

怎么能见上?不期然那一日的事又浮上来,微凉老脸一红,不自在的说:“阿日斯兰给新人坐帐,出了一身汗,我担心他受风着凉,带他去洗澡了。”小包子果然是最佳挡箭牌。

乌仁图雅瞧着她脸红不自在的表情不知道想到什么,半晌才说:“我其实是想让陶如格过去有话跟你说的。”

“噢,那今日进宫正好听姐姐教诲。”

乌仁图雅嗔了一下微凉:“什么教诲不教诲,咱们姐妹俩说几句体己话而已!”她说着拍了拍微凉的手。

微凉想这是要上演姐妹情深的戏码了?那只能拼演技了。

她学着剧本里面庆格尔泰应该表现出的样子,满是好奇的问:“那姐姐那一日想让陶如格跟我说什么?”

“哎,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身边的那个婢女高娃听说惹怒了伊勒德被杖毙了?”

微凉从头至尾不曾想她贵为一国太后要说的竟然是这件事,似乎有些愣神,但这愣神的空隙她却是仔细看着乌仁图雅的眼睛,发现她很平静,几乎没有别的反应,说到伊勒德就好像说到任何一个人一样,但这伊勒德叫的真是顺口。

“姐姐怎么也听说这件事了?难道是因为高娃曾经是姐姐的人?姐姐觉得我跟王爷不该这么做?”微凉的心思一目了然。

乌仁图雅拍了一把微凉的手:“你想到哪里去了?一个奴婢怎么能伤的了我们姐妹的情分,再说人既然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人,怎么处置也是你的事,我只是了解你的性格,觉得这件事不像伊勒德的作风。”

“本身就是王爷为我出头而已,他不想我背上凶残的名声罢了。”微凉用一种带着小女儿家甜蜜的口气说。

然后拍拍胸口用一种幸运的语气说:“姐姐不知道,当我知道高娃的为人时觉得姐姐当初幸好将人给我了,不然留她在身边简直徒增祸患,姐姐还在深宫里!你大概不知道她是怎么说的,竟然说姐姐……哎,算了,不过是个想攀高枝却背后妄议主子的贱婢而已,杖毙就杖毙了,姐姐怎么想到问她了?”

微凉口中的话不屑的很,看起来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反倒奇怪乌仁图雅问起这件事,乌仁图雅却还是温柔如水的劝阻:“下人也是人,也有人生父母养的,你这样动不动就随便打死奴隶,以后怎么在王府立足?那里面的人可都是比你进府早的老人了。”

微凉学着以前电视剧中庆格尔泰在得知高娃说的那些话之前的表现,挽着乌仁图雅的胳膊说:“我有姐姐和姑姑在,才不怕他们,再说王爷对我一直都很好,姐姐,你大概不知道,那天王爷刚下朝就去了台吉府参加婚宴,当时那些人都吓了一跳呢!”虽然因为乌仁图雅曾经和伊勒德有关系,但是她嫁给伊勒德也是这位堂姐极力促成的,况且乌仁图雅又素有贤名。

她说的话全然带着开心,并且从刚刚开始就便显出一副在王府很受宠爱的样子,而乌仁图雅自始至终都是一副看着自家小妹妹的模样,没有任何不对。

在微凉疑惑自己猜错了的时候,乌仁图雅却笑着调侃她:“王爷就那么喜欢你啊!”

“那是当然了!”

微凉带着得意和骄傲,却不想乌仁图雅幽幽的叹口气,放开了微凉的手往前面不远处的亭子里去了。

她料想以庆格尔泰的好奇心旺盛的性子自然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哪知道等她坐在亭子里的石凳上面了,庆格尔泰却是对着御花园里的一丛蔷薇兴致勃勃。

乌仁图雅在微凉看不见的地方眉头紧皱,有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羡慕庆格尔泰的单蠢无知还是该为她什么都不明白感到可笑,在微凉转身的那一瞬间她又恢复了自己的云淡风轻。

“姐姐,不愧是紫禁城里的御花园,蔷薇开的好漂亮。”

“和庆格尔泰一样漂亮。”

她看起来大大咧咧,仿佛有乌仁图雅天塌下来也不怕一样,在宫中就随意的让人给她折了一朵蔷薇拿在手里把玩,等到了乌仁图雅跟前更是将蔷薇插到乌仁图雅的发髻边上。

“姐姐也漂亮。”

这个话题不成,乌仁图雅又换了个话题:“和王府中其他福晋相处的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微凉低头夹核桃,漫不经心的回答。

乌仁图雅再次语重心长的说:“你也用点心,若是以前也就算了,现在你可是伊勒德的五福晋,正儿八经上了玉牒的妻子,先不说别的,你把你的小性子都改一下才好。”

微凉嘟囔:“那我要怎么相处?以前你又不是不知道。”

“以前怎么能和现在比?你呀!别把伊勒德后院搅合的翻天覆地就好。”

“我哪有?”

“你现在霸占着伊勒德,他的后院就不会平静下来。”

微凉差点夹到自己的手,但还是表现出在姐姐面前毫不遮掩心事的模样急急的说:“他不愿意去别人那里我还能把他推出去啊!”那样简直跟拉皮条的一样。

“那你也得为伊勒德后院的子嗣着想,别人像他这个年纪孙子都有了,他儿子还连一岁都不到,最重要的是,他这么大年纪竟然只有阿日斯兰和东莪两个孩子,姑姑特别着急伊勒德的事。”果然说到了孩子!微凉握握手心,阿日斯兰是庆格尔泰的逆鳞,触之必怒。

微凉再看着乌仁图雅一本正经的表情,这……都算什么事,小嫂子操心小叔子后院的事,还是对旧情人难以忘怀想插手人家的房中事?

重庆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建德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包头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一点
南宁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杭州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