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混沌古祖 第一百二十四章 九级浮屠晷

2020-01-18 04:43: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混沌古祖 第一百二十四章 九级浮屠晷

“桀桀,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

鬼阴宗那名老者阴笑一声,他笼罩在雾中,目光透出血红之色。

“还是鬼天人目光如炬……”

各大宗主抱拳以示敬意,讪笑不已,面有尴尬之色。先前的讽刺,此刻更是让它们悻悻缩短了脖颈。

叶毅肃然立于石台中央,无数道目光汇聚而来,闪烁着奇异的光芒。肉身王者,足以令得他们正视。

“肉身王者争锋,叶毅夺得。”

“造化五行池中,剩余的千名子弟,便可角逐下一轮,九级浮屠晷。”

大长老身子一正,他雷厉风行,手中的权杖横挥,一道流光射出。

隆隆!

整座石台微微颤动,使得众人摇晃了起来。待止住身形,目光望去,石台了中央赫然出现了一方石晷。

那石晷颇为奇特,它通体呈幽紫之色,其中央铭刻着太阳金乌之像。四周,一道道密密麻麻的符文印刻其上,令人眼花缭乱。这些符文略显深奥,似乎极为不凡。

“传闻中,那叶氏老祖当初与轩辕老祖争斗,最终夺得一件神魂秘宝,想来便是这九级浮屠晷了。”

见得此晷,一时,各大宗派窃窃私语,当即有人认了出来。其眼眸之中划过一抹垂涎。神魂秘宝可是罕见,一般的势力也是难以拥有一件。

“这九级浮屠晷铭刻着神魂浮屠印阵,可施展神魂轰击。其分九级,每升一级,威力则是成倍增长。增至九级,就算是普通的玄界师都是要落入下风。”

叶沈抿了抿嘴,尖肃的嘴角一动,发出刺耳的声音。他转而目光扫视下方一众子弟,肃然道,

“族比以来,最高记录者,仅为五级浮屠。”

足以可见,神念造诣之于常人而言,还是极为一门深奥的法门。

“这九级符屠晷上的符文,定然是天符师所刻……”

叶毅眼露惊诧,暗暗自语。晷上的符文颇为深奥,即便是他,一时也是难以参透。不过,以大长老的造诣,恐怕尚且不能激活其十分之一的力量。

“千名子弟只取前百名,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叶氏黄部,叶浅。”

一道黄鹂一般轻柔悦耳的声音缓缓响起,众人不由得纷纷把目光投望而去。

只见一道身着白色纱衣的女子踮起脚尖,莲步一迈,摸索而来。女子容貌雅致,肌肤凝如玉脂,恍如让人觉得是一株白莲一般,透着清净无暇的气息。

只不过,这约莫十八的女子,却是一名瞎子。

她探出神念,嫣然一笑,朝着浮屠晷款款而来。

“我要挑战,四级浮屠晷。”

她朱唇清启,露出一口皓齿。其瞎眼微微一眨,温柔似水道。

“这小娘皮胆子倒是不小,居然直接选择挑战四级浮屠晷。”

无量门一名身形壮硕的男子嘿嘿一笑,目露淫光道。

“人不可貌相,这瞎眼丫头可不简单。”

一旁,御兽谷一名蓝发女子瞥了那男子一眼,反驳道。男子悻悻一笑,不作回应。

叶氏族比以来,最高记录者仅为五级浮屠晷,这叶浅直接选择挑战四级浮屠晷,可见胆量不小。

叶毅目光流转,露出一抹赞赏之色。这女孩身上散发着一股不弱的神念波动。较之一般人而言,她的神念要强上几分,难怪底气十足……

叶浅一袭白衣,淡雅如莲。她婷婷立于九级浮屠晷前,眉头微蹙,凭借着神念感知石晷散发而出的淡淡波动。

“你可想好了,确定是四级浮屠晷?”

叶沈露出质疑的神色,他尖肃的嘴脸一歪,传出苍老的讽刺声音。

“回禀长老,正是四级浮屠。”

叶浅声若铜铃,她一副弱柳扶风之样,当下浅浅一笑,轻声道。

这女子容貌端庄,清雅不俗,倒也有其独特韵味。不过,却是一名瞎子,让人顿觉有些可惜。

“开启四级浮屠……”

叶沈也不含糊,他目光缓缓扫过四周,与其余几位长老对视一眼。

于是,四人皆是取出一枚褐色石印,并将其嵌入石晷之中。顷刻,九级浮屠晷陡然散发出奇异的九彩之光。

九彩之光美轮美奂,凝成九道光轮护于石晷之周。

嗡!

伴随着奇异的光芒,一道道古老的纹路蔓延而来。那纹路如同蜘蛛一般,密密麻麻,将整片石场覆盖住。而纹路逐渐朝着叶浅脚底汇聚而去,不多时,一道光型磨盘凝出。

“神念磨盘!”

见得此盘,不禁有人惊呼。这九级浮屠晷共有一百零八种虚化之术,这神念磨盘便是其中的一种。

神念磨盘,磨炼神念,它持有独特的力量,能够对神念施加压力,使人的神念在压迫之中增强。不过,神念磨盘会反复碾压神念,从而产生生不如死的刺痛之感。常人,可不敢如此锤炼神念。

神念磨盘显化而出,众人的盯去,但见磨盘金光闪闪,一股重力碾压而去。叶浅淬不及防,一个闷哼,急忙稳住婀娜身形。

那股力量顺着她的身体,不断侵入神念之内。霎时,那股重力成倍增长。叶浅当即调动神念,极力抵抗磨盘的锤炼。

脚底的金色磨盘不断旋转,玄奥的纹路被彻底激活。此刻,叶浅只觉得神念异常刺痛。那种刺痛,犹如是万蚁噬骨,痛入骨髓。

但显然,叶浅的神念造诣非同小可,即便其面色惨白,依旧没有被磨盘彻底摧垮。

“神念青莲!”

叶浅凝神,瞳孔一睁,一股庞大的神念席卷而出,渐渐凝成一道青莲将其周身护住。

“竟然能够神念化实!”

见到叶浅护住周身的青色莲花,下方爆出一阵惊讶之声。所谓的神念化实,乃是神念造诣颇深之人才能够如此动用的神识之力。一般人,可还做不到如此。

在神念青莲的守护之下,叶浅苍白的面色逐渐恢复一抹酡红般的血色。她盈盈一笑,露出皓齿,轻轻擦拭了额头的冷汗。

神念磨盘的独特力量被青莲阻隔在外,少顷,便是主动爆作一团碎光,蹦碎开来。

“四级浮屠,挑战成功!”

大长老心中惊疑了一声,微微颔首。叶毅则是觉得有些可惜,按他的推测,这叶浅若是挑战五级浮屠,都是有着一定的几率成功。

“不过四级浮屠而已,我要挑战六级浮屠!”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身着黑色绸衣的冷傲女子翩然走出。她如同骄傲的孔雀,微扬着下巴,桀骜的面容噙着一股傲气。

“竟然是叶嫣儿!”

待瞧清黑衣女子从容不迫的面容,下方一众叶氏子弟皆是发出阵阵喧哗。这叶嫣儿在族内,其名气可是直逼三大天才。因为,她可是号称族内的神念造诣天才。即便是三大天才,都是不惧。

大长老曾言,若是叶嫣儿在符道造诣之上有天赋,必然是千里挑一的符道天才。

不过,一旁的叶毅却是眉头一凝。感知之下,叶嫣儿的神念造诣的确极为了得,但这浮屠晷也是非凡,挑战六级,倒是太过牵强。

场中,叶嫣儿傲然挺立,窈窕的身段在黑衣的包裹之下,玲珑有致。

轰!

九级浮屠晷显化出六道光环,只是一瞬,那股无形波动便扫荡开来,让众人心中一肃。

“神念风暴!”

有人惊喝,只见浮屠晷不断旋转,光晕流转间,一道道风暴交错席卷而出。这些风暴对神念极具杀伤力,若是被卷入其中,神念怕是会被直接搅碎。

叶嫣儿冷哼一声,她瞳孔一怔,冷光乍逝。一股庞大的神念涌出,令得在场一众无不色变。

庞大的神念如同无形的浪潮一般,在叶嫣儿的周身跌宕起伏。不过,那席卷而来的神念风暴却是更加狂暴。它直接撕裂的神念浪潮,寸寸逼近。

一时,叶嫣儿不禁面色一变,有些惊诧。她没有料到,六级浮屠晷所演化而出的神念风暴竟是如此强大。使得向来傲气的她,也是不由得郑重对待。

“神刃!”

她掐动一道奇特而玄奥的法诀,神念浪潮之中,一柄柄白色光刀凝聚而出。光刀闪烁着夺目的锋芒,直接横渡神念浪潮,朝着风暴斩去。

然而,那白色光刀插入风暴的刹那,便是直接蹦碎,化为虚无。叶嫣儿惊疑一声,正欲再次凝聚光刀。殊不料,风暴遽然暴涨,直接将叶嫣儿卷入其中。

叶嫣儿面色惊恐,一时方寸大乱。一股股庞大的神念涌出,却是在风暴之中被尽数搅碎。顿时,剧痛之感漫上心头,她感觉神念被撕裂一般,无比的刺痛。

“我认输!”

叶嫣儿避之不及,在风暴之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喊,面色苍白,差点昏厥过去。

六级浮屠晷,也唯有叶族百年前一位神念天才能安然无恙的成功挑战。看来,这叶嫣儿还差了几分火候。

“可惜了,凭借着叶嫣儿的神念造诣,若是选择五级浮屠晷,必然能够挑战成功。”

“的确可惜,不过,这叶嫣儿也是太多娇纵,失手也在情理之中。”

上方,各大宗派之主对叶嫣儿倒是不吝惜溢美之词。不过,亦是有人目光毒辣,早已隐约猜测出其必然败下阵来。

“我要挑战,五级浮屠。”

众人议论间,又是一道身影立于了场中。而这一道身影,瞬间便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

“叶楚歌!他终于要出手了吗?!”

有人狂热的呼喊道,尤其是叶氏地部,更是掀起阵阵狂澜。叶楚歌,族内三大天才之一,其名声已是人尽皆知。即便是一些宗派势力,都是有所耳闻。叶楚歌之名,称得上如雷贯耳。

“楚歌,莫要输给一介废物。”

叶世雄冷冷斜视叶毅,直言不讳,挑衅之意不言而喻。叶毅则是目光一凛,蕴涵杀意。两人对视,却是如同龙虎相争,硝烟弥漫。

“自然,我一定会彻底粉碎他的意志。”

“不过,在我眼里,他根本算不上对手。废人,可没有资格做我叶楚歌的对手。”

叶楚歌一身蓝衫,英俊不凡。他阴森一笑,透出阴森之气。叶毅,他从来就没有放在眼里。

废人始终是废人,他叶楚歌天赋异禀,岂是叶毅可比。

他凝出神念,化为一头黑白玄武护住周身。玄武壳上,一道道结界光轮铭刻其上,透着坚不可摧的质感。

隆隆!

九级浮屠晷再次有所异动,其中五道光轮跌宕悬浮,散发出熠熠彩光。

绚烂夺目的彩光逐渐内敛,五道光轮交错间,竟是逐渐融合起来。

嗡!

五环相融,化为彩色液体,并再次凝型。转瞬间,一道悬浮的琉璃钟显化而出,琉璃之光陡然暴涨。

“琉璃神魂钟!”

但见琉璃之钟缓缓旋转,通体流溢出肃穆威严之感。钟体铭刻着奇特的古文,增添了几分神秘之感。

咚!

神魂钟轻轻摇晃,一道宏大的声音响起,那股音波即刻化为无形气浪,猛然扑去。

“玄武遁印!”

叶楚歌甚是淡然,他汇聚神念,使得玄武黑白虚影化为无形。顷刻之间,神念音波冲击而来,玄武遁印死死硬撑,在音波浪潮消失殆尽的一刻,也是出现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纹,旋而爆碎开来。

咚!

第二道钟罄之音响起,这股声音仿佛有着奇特的魔力,让人沉沦在幻境之中。叶楚歌一时大惊,神念涌回,归于周身守护。这道音波直接撕裂神念,在叶楚歌的周身形成一道道黑洞。怕是稍有不慎,其神魂都是会彻底沦陷其中,无法自拔。

黑洞忽闪忽现,看得众人心惊肉跳。不过,叶楚歌心性不凡,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自乱阵脚。只见他负手而立,紧闭双眸,进入一种空灵的状态。那魔音在扰乱他的神念,若是心神不定,极有可能着了神魂钟的魔道。

然而,正是此时,那琉璃神魂钟轰的一声,旋转而出,而后直接扣下,将叶楚歌生生镇压于钟底。

“难不成,这叶楚歌也是要铩羽而归?!”

“三大天才,哪能这般被容易降伏,叶楚歌必然有其后招。”

“我看局势不妙,这九级浮屠晷实在太过凶悍……”

无疑,各大宗派皆是露出质疑的神色。不过,叶世雄却是一脸淡然,若是叶楚歌能被如此镇压,那便称不上族内的三大天才之一。

突然,一股奇异波动自钟内汩汩而出,叶毅一愣,惊道,

“嗯?神魂秘技!”

长春治疗牛皮癣去哪家医院
天津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癫痫病哪里能治医院
日照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遵义癫痫到哪看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