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魔潮起时 第三百九十六章 搏杀

2019-11-14 00:4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潮起时 第三百九十六章 搏杀

这是沐恩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全力释放自己的战力,哪怕是一人面对化妖军团时,他杀的够累,却也没能够抵挡他的锋芒的化妖,结果就是直接碾压而过就好。㈧㈠中文『Ω.ん8⒈

可面对这自称太上金阙九穹历御尊神的家伙,仅仅是数次交手,他就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这神像直接散出金色光芒,如同实质般形成了一件古代大将战斗时穿着的威武铠甲,也不知这金光是什么性质的力量,形成铠甲后,带着一层层细密的震荡之力,能够绞碎沐恩所有攻击的力道,防御力堪称爆表。

而那把一人多高的大关刀也被金光沾染,绚烂的好似天空太阳,每一次挥舞都带着无可匹敌的灼热和斩断山河的可怕力量,大地在他摧残一般的攻击下,裂开了一道道延伸的裂缝,空气在震荡之间,被绞碎扭曲蒸。

而神像所使用的刀法也很有讲究,不快,不急,不慢,堂堂正正,一招一式,看着好似演练最标准的刀法,又如同一人独舞一般自有自己的节奏,只做我自己一般,完全无视外界眼光。

可也就是这看着简单标准的刀法,那刀锋所过,不可抵抗,无法躲避,犹如蚂蚁面对巨人一般,令人生出绝望的感觉。

这刀法居然能够积蓄自己的意志。

如同说神像的战斗方式是稳,是携大势碾压,无可抵御,那么沐恩则是极限的度和攻击频率,无数气刃携带凄厉的呜鸣在半空中盘旋飞舞,绞碎一切,这为沐恩创造了适合自己的战斗环境。

紧接着就是快到极限拖出来的似真似假,真假混淆,到处存在,也让人无法判断的虚影,这些虚影布满了神像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所有空间,岩浆和灰鹰带起的气刃,以快到肉眼看不见的度在攻击。

这样虽然伤害少了,但沐恩却在叠加攻击,那金光以震荡消除,沐恩就以一息之间,无数次的斩在同一处来破防,两把剑也总能在神像无法想象的位置,角度,杀的他错手不急。

战斗看似进入了僵持,但双方都没有丝毫的放松,或者说极限的专注。

沐恩明白,若是被这大刀正面斩中,他必然得重伤,而神像也是郁闷,他清楚只要自己有丝毫分神,被对方破了防御,在一秒内,他的这具承载着意志的神胎就会被无数次的攻击给死成碎片。

两人杀的是昏天暗地,四周山峦大地才是真正糟了央,也幸好这一处小山之上,除了道观没人居住,要不然也会被战斗余波化为废墟,只不过整个尊神观,除了被主殿有神秘力量保护才存在,其他的都已经成了粉齑。

这僵持并没有持续多久,那神像脸色阴沉了下来,也似是愤怒了,他陡然将大刀向着半空一抛,也不管沐恩一瞬间在他身上开的无数口子,口中默默念了一句,大喝:“金光乱刃!”

那半空中的大刀金光大胜,一瞬间飚射出无数刀刃,向着四面八方斩去,气刃绞杀空间几乎没有停歇的被绞碎,而沐恩也来不及扩大战果,直接脸色大变的后退,双剑交织,一瞬间挥舞无数下,抵挡着源源不绝的金光刀刃。

碰撞,交击,后退。

这一击,他足足被砸退了数百米外,才停了下来。

半空中,那大刀再次落下,神像双手持刀,双眼微眯,神情之间有着之前所没有的郑重,只听得他开口沉吟,吐出了三个字:“山,神,怒!”

他身体在半空做了个回旋的动作,浑身金光源源不断的涌入了大刀之内,伴随着他的动作,大刀上的金光开始暴涨,无限的暴涨,地面割裂出不知多深,多远的割痕后,又斩碎了天空的云朵,对着沐恩狠狠的劈了下去。

这一刀,无法躲避!

沐恩自停下了身子后,就感受到了那如同天地斩落一样的可怕刀光乍起,他知道这一刀他不能躲了,躲不过,也不想躲了,他更在这一刀下感受到了久违的死亡威胁,也带个了他久违的……刺激和兴奋。

他是战士,那么,就抛却犹豫,抛却忌惮,抛却算计,做一名战士该做的事情吧!

职业者,以荣耀为凭,以诺言为证,以勇气前行,然后自然是无惧生死!

双手持剑,迎着刀光,沐恩与半空中奔行起来,陡然间,咆哮声响彻天地:“我的剑,劈山斩月!”

天空中仿佛清冷了下来,一轮蕴蓝色的弦月在半空中升起,它没有那金光刀气霸道,却冷漠伤感,带着一丝丝游子在他乡的孤寂。

——言灵术,咆哮加持!

——五脏聚气术!

——聆听震颤!

——风鸦剑术之蕴蓝冷月。

关键时刻,沐恩放弃了那些看似豪华的专属技能,而是选择了不常用的‘五脏聚气术’和‘聆听震颤’的搭配,他现有最强的攻击技能,自然是‘蕴蓝冷月’,而剑圣专属技能所蕴育的那特殊的‘气’,更是将这冷月的攻击力给提升到了极限。

这是他现在能够想到最可怕的攻击方式,当然,他从没有尝试过威力,这个世界在之前也从没有人逼着他用出这一招。

好吧,他也没有想到,这要是没有战斗天天清闲的受不了,一出手,居然就是全力以赴,你死我活的地步。

冷月和金光巨刃的交击,没有声音,或者说声音已经被湮灭,然后空间似乎停止了一般,只能够看到两者无数次的闪现,交织,再次闪现,交织。

当一切终于停止了,沐恩已经再次出现在了原地,那能够承载他变化巨人的衣服已经破裂,沾染了无数血液,神像没有血液,这自然是他自己的,本就伤口无数的皮肤上再次崩裂了无数割痕,而那把大关刀,更是直接捅进了他的肚子里,差点将他腰斩。

神像也不好过,他在半空中微微喘息,看了凄惨无比的沐恩,眼神却更加阴郁,事实上

,他的脖子以下,呃,没了!

是的,他就剩一个脑袋飘在半空中了。

四周仍旧是废墟一片,唯一的变化也就是那主殿已经成了瓦砾,数十的善男信女也都死的干干净净。

口中念了一个法诀,地面自有无数碎石升起,在半空被绞碎,变成细细的砂砾填入他的身体,仅仅片刻功夫,他的身体又恢复了,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尊蕴养到现在的神胎已经废了,那香火金光几乎无法渗透如这身体了。

沐恩也喘着粗气将那大刀自身体中抽了出来,血肉和金属的摩擦,他能够听到神经的哀鸣,没了刀锋的阻挡,鲜血奔涌而出,染红了一片地面,大肠小肠也跟着流了出来。

面不改色的将这些器官又给塞进肚子里,他自储物袋中抽出一条不止什么时候放进去的白布,将腰间的伤口一裹,心血自然流淌而过,开始快的封堵伤口。就再次提剑盯着半空中正在恢复的神像。

他并不知道神像的身体重不重要,战斗到现在,他的伤势和心血的消耗比外部看着要严重,可他眼神仍旧桀骜和冲动,一如战斗开始的时候。

战斗,生死之分,现在双方还没人倒下,自然得继续,沐恩想着就要对上冲,那神像却开口了:“你很不错,真的很不错,我刚刚说的话仍旧有效,只要你愿意助我,我不仅传你神仙大道,更可以在我重塑地府后,让你坐镇一殿阎罗。”

神像现在其实很头疼,对于沐恩的战绩和凶名,其实他知道,毕竟新的时代,他也得了解些外部情况吧。

说真的,他并不是太在意,因为对于他这种经历过历史的神祗来说,那真的不算什么,可现在想想都觉得脑仁疼,刚才那娴熟的封堵伤口的动作,就说明他是绝对的滚刀肉,这时代怎么会有这种怪物?

不过,他所说的确实是他想的,若是能够得到对方归顺,上述的条件,他绝对不会反悔。

沐恩冷冷笑了,道:“我修成神仙,是不是也会变得像你这般无所谓人命?战斗还没结束,看看今天是你杀死我,还是我把你给拆了!”

说着他就想向前冲,可那神像也是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抹狠色,没等沐恩的攻击落下,就直接炸成了粉末,然后,金色光芒化为冲击波一般荡漾而过。

沐恩反应过来时,世界变了……(未完待续。)

广东牛皮癣医院
辽宁治疗白癜风费用
北京301医院(解放军总医院)怎么样
四川省交通厅公路局成都医院
珠海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