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终末之龙 第五百九十二章 法师国王

2019-10-12 21:18: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五百九十二章 法师国王

巨大的黑色石棺散发着不祥的气息。不惧鬼魂的圣骑士好奇地向前踏出一步,又在斯科特无奈的目光中怏怏地退回来。

他今天已经为他的冲动付出了足够的代价……不,他都还不知道他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

“我以为国王的坟墓都在陨星谷……”他喃喃地自言自语。

博弗德家族的历代国王都埋在陨星谷。那是斯顿布奇城外西南边一座宁静的山谷,被诸神所祝福的神圣之地……至少博弗德家族的人是这么相信的――或至少让人们以为他们如此相信。

菲利?泽里已经不知道他该相信什么。

斯科特告诉他这里是“坟墓”的时候,他还以为那是某种形容。他知道他穿过的是一扇魔法制造出的门,但感觉上,他一直以为自己还在洛克堡的地底……而这居然真的是一座坟墓。

石棺上刻着死者的名字――道伦?博弗德。

那位在洛克堡设下令人惊叹的法术防护的“法师国王”,十分平静地老死在床上。虽然并没有被埋在陨星谷,但正如流传在斯顿布奇,甚至整个鲁特格尔的故事里所说,他的石棺上刻的不是什么身着盔甲的英姿,而是一层又一层神秘的符文。

“知道吗?”阿格尼丝有些兴致勃勃地开口,“我听过一个很离奇的故事,声称道伦国王根本就没有死,他只是摆脱了国王的身份,穿上法师的长袍,用‘克尔曼?桑托’这个名字又生活了好长一段时间,甚至很有可能至今仍游荡在这个世界……或者其他世界。”

“克尔曼?”菲利疑惑地皱眉,“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克尔曼?桑托,‘伟大的塑石者’……是建造尼奥**师塔的最初三位法师之一。”夏雷尔头也不回地说,“现在的年轻人们已经连这个都不知道了吗?”

已经并不怎么年轻的菲利讪讪地笑了笑。

“有趣的是,**师塔的人对此从来讳莫如深,多少有点默认的意思――毕竟,有一位创立者曾经身为国王。也是颇值得他们故作淡然地沾沾自喜一下的。”阿格尼丝笑眯眯地继续着,“不管怎样……那个棺材里面是空的。”

“……你打开看过了?”菲利问道。

“有人这么告诉我的。”阿格尼丝漫不经心地回答,“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干嘛不去打开它看看呢?”

菲利嘿了一声。至少现在。他没那个打算……阿格尼丝显然也知道这一点。

无论传说中有多少真实,此刻,菲利眼前所见的石棺上的确有层层的符文,蜿蜒交错出诡异的纹路。与那些他根本弄不懂的东西相比,更吸引他的是石棺周围的符文――一样看不懂。但是……好像有点眼熟。

他不自觉地瞥了斯科特一眼,斯科特却正漠然地盯着夏雷尔手中的火把――不用再担心被人发现之后,夏雷尔很自然地点起了火把,那温暖的火焰的确能让人安心许多。

斯科特越来越擅长掩饰,但依旧骗不过熟悉他的人。他显然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却没有告诉过菲利一个字……这实在令人恼怒。

圣骑士脑子里有无数个问题,此刻却只能保持沉默。即便夏雷尔是可以信任的,阿格尼丝身上却有越来越多的谜。

“这里是中心。”夏雷尔微显沙哑的声音响起,“方形的迷宫,圆形的祭坛。一些地方只能出,一些地方只能入。我还没能发现所有的门……当然,有人比我更了解这些。”

他看的不是斯科特,而是阿格尼丝。

莫里斯伯爵夫人懒洋洋地把目光转向一边,根本懒得理会。

她有恃无恐。哪怕她真的跟莉迪亚有什么关系,他们能做的也只有把她交给她的父亲和姐姐……何况他们刚才也算是曾共同对敌。

“最近的出口通往下水道。”夏雷尔平静地收回了目光,“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会选择那个出口,但是……”

他没有把话说话。显然,一位圣者。一个圣骑士,一位伯爵夫人,一个贼……这样的组合出现在下水道,简直比出现在洛克堡更引人注目。

“可以知道你是从哪里进来的吗?”他转头去问斯科特。“同一个地方……总会在不同的位置有相应的出口。”

斯科特看了他好一会儿,却并没有回答

“……好吧。”夏雷尔耸了耸肩,“我们从西港出去。”

.

因为河水改道而被废弃的西港旧码头荒无人烟。菲利回头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他身后什么都没有。没有壁毯,没有墙……连一棵树都没有。

他们明明穿过了一道石墙,却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这里。

“多么神奇的魔法!不是吗?”阿格尼丝夸张的语气里分明有一丝嘲弄。

菲利毫不在意地冲她笑笑,根本没放在心上。

他对魔法的确没有多少了解。也无意花费时间去探寻其中的秘密。他在意的是更实际的东西――那围绕着一具很有可能是空着的石棺建起的,如此精妙的魔法建筑,到底有什么用途?

那与洛克堡里的密道绝对是不一样的。

斯科特或许知道……如果他肯告诉他的话。

“你该去跟老乔伊谈一谈。”斯科特正低声向夏雷尔建议,“你的朋友们很为你担心。”

……你的朋友们也很为你担心!

“我以为你会告诉我,别再钻进你不该去的地方。”夏雷尔平静地直视着他,“圣者大人。”

“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们已经是名闻整个大陆的冒险者。”斯科特笑了笑,“我不觉得我有那样的资格。”

往日的盛名……老人无声地笑了起来,有些骄傲,却也有些落寞。

他向斯科特点点头,又意味深长地看了菲利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转身离开。

“这个老头子到底是谁?”阿格尼丝不怎么客气地问道。

斯科特只是一声不响地看着她。

“好吧……”阿格尼丝慢悠悠地拖长了声音,摊开双手,“你们想拿我怎么办?”

片刻之后,斯科特摇了摇头。

“不怎么办。”他说,“请恕我不能送你回洛克堡……我想你大概也不需要护送。”

阿格尼丝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若有所思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神情渐渐恼怒起来。

菲利竟然多少有点能够体会那种感觉。或好或坏,有个结果总比不上不下地吊在半空要好得多,所谓“等死比死更难受嘛”。

当然……虽然这一天似乎格外地倒霉,他依旧希望等待着他的,也能是一个美好的结果。

.

盘着腿坐在地上,双手老老实实地搁在膝盖上,以活像南方群岛上修行秘术的祭司的姿势僵硬地挺直腰时,菲利觉得他的希望有点渺茫。

他的心脏这会儿倒是极其有力地咚咚直跳,那巨大的声响,让他怀疑整间屋子里的人都能听见。

这有点丢脸……不,这没什么好丢脸的,他真的很害怕。

几圈符文围绕在他身边――他知道,这是以防万一……以防万一……到底有什么见鬼的“万一”?!

他脱掉了盔甲,汗湿的衬衣贴在身上,冷飕飕的。斯科特和修安大人已经站在身后对着他一声不响地看了好一会儿,看得他头皮发麻,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等死比死更难受――他现在完完全全地能理解这句话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个等着被人宣判死刑的罪犯……可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不该去抓耗子吗?

快要按捺不住的时候,他听见修安大人低声念出什么咒语,身边的符文开始微微地发着光,但很快又黯淡下去。

……然后呢?

他绷紧了神经等待着,却有人猝不及防地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让他差点就跳了起来。

“干嘛?!”他不由自主地扭头瞪着斯科特吼出声,“这不好玩!”

“……抱歉。”斯科特缩回手,一脸歉意,好像这真的是他的错。

“别这么紧张,菲利,你可是高阶圣骑士。”布鲁克?修安冲他叹气,“你现在还有什么感觉吗?”

是啊,他是高阶圣骑士……所以特别不想变成什么高阶的怪物。

“……再来下试试。”菲利指指自己的肩膀,他刚才根本没有顾得上“感觉”什么。

斯科特苦笑着把手放在了他的肩头。

菲利本能地僵了一下。他不讨厌那种炙热的力量涌进体内的感觉……所以才更加可怕。

但这一次,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有斯科特手心微微的暖意。

“……没有!”他几乎想要跳起来欢呼,“所以我没事了对吧?!”

曾经有过的**已经消退,他现在像一块吸满了水的海绵,精神饱满,活力十足,只想找人好好打上一架,酣畅淋漓地流点儿汗――流点儿不是冷汗的汗。

“试着施个光亮术。”布鲁克不置可否地要求。

即便是对圣骑士来说,那也是个十分初级的法术,菲利却不自觉地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念出咒语。未完待续。

齐齐哈尔好的白癜风医院
永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黄冈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永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