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广东仁化血铅超标事件六问

2019-12-10 04:54: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广东仁化血铅超标事件六问

图为仁化县血铅超标事件中部分孩子的化验报告单。岳跃国摄

从广东省韶关市坐公共汽车到仁化县,路过有着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等众多美誉的丹霞山。沿途层峦叠嶂,风景宜人,令人很难将仁化与铅污染联系在一起。

然而,就是在这里 距离丹霞山10多公里的仁化县董塘镇,截至2月25日17时,仁化县共有96名儿童血铅超标。其中,两人血铅含量超过200微克/升( g/L),最高为201.2微克/升,为轻度铅中毒。

血铅污染,再一次让人们绷紧了神经。之前鲜为人知的董塘镇,公众知晓度火速提升。

一问:调查结果未出,怀疑为何集中?

和丹霞山一样,丹霞冶炼厂在这里也很有名气。其直属于深圳市中金岭南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为000060,以下简称中金岭南公司)。后者连年入选中国500强企业、深圳证券100指数。

中金岭南公司总部在深圳,主要生产基地在韶关,2010年10月,其下属的韶关冶炼厂曾违法排污,造成北江中上游河段铊超标。

2月24日,我们的采访从丹霞冶炼厂开始。

此时距最早曝出血铅超标已一个多星期,调查结论尚未公布,但当地村民把丹霞冶炼厂列为最大的怀疑对象。

距离丹霞冶炼厂不到50米就是铁厂村。2月16日,这个村子的20名孩子前往韶关验血,11名孩子不同程度出现血铅超标。

30岁出头的刘海辉经营着一家小卖店,全村20名孩子的检验报告单都在他家里保存着。11名超标的孩子中,最小的叫刘楚轩,1岁零两个月,102.4微克/升。最严重的是一名叫刘心怡的8岁女孩,154.4微克/升。

刘海辉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大孩子叫刘依依,12岁,血铅指标为102.4微克/升;小孩子还在襁褓中,未参加检验,但这个孩子的出生诊断证明上写着:吸入性肺炎、凝血功能障碍、新生儿脑病、低体重儿、低钠低钾血症、新生儿中度贫血。

刘海辉告诉,他无法证明小孩子的病情与附近的冶炼厂和矿区直接相关,但他一直怀疑这中间存在联系。

刘伟宁的12岁的女儿刘素芬被查出血铅超标,134.4微克/升。他说自己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过 以前住了那么长时间都没问题,自从冶炼厂开工以后就问题不断。

丹霞冶炼厂前身是直属凡口铅锌矿的金狮冶金化工厂,2007年3月6日正式更名为丹霞冶炼厂。

对刘伟宁所说的 问题不断 ,距离冶炼厂相对较远的信宜村村民宁天月也有同感。她说,自家田里种出的水稻和菜拿出去卖,都不敢说自己是信宜村的, 要不人家不敢要 。

在紧邻冶炼厂的一座山山顶,当地村民指着一排树告诉,朝向冶炼厂的树只剩下了枯叶,而背向冶炼厂的树的叶子都是青的。

江日华所在的大坪村距离冶炼厂有500米的距离,他的3个孩子全部血铅超标:大女儿江晓林,9岁半,146微克/升;二女儿江晓萍,8岁,127微克/升;儿子江金辉,6岁,132微克/升。

他说自家的阳台上有一层厚厚的东西,说不清是什么,他怀疑与附近冶炼厂烟囱排出的烟气有关。

二问:污染源头难定,问题出在何处?

仁化县委宣传部提供的一份名为《工作进展》的材料显示,污染事件发生后,仁化县环保局对五一村周边地区进行了地毯式排查。这份材料是2月24日傍晚由县环保局传真至县委宣传部的。

材料显示,经排查,以五一村为中心,半径两公里范围内有凡口铅锌矿、丹霞冶炼厂、高能电池材料有限公司仁化分公司、丹霞水泥厂(已关闭)、董塘石灰厂、仁化县华源建材有限公司6家企业。其中只有凡口铅锌矿和丹霞冶炼厂两家冶炼企业涉铅,两家企业正常生产,各项污染治理设施正常运转,未发现异常。

而据当地多名村民反映,中金岭南科技公司仁化分公司也涉铅。不过这家公司未在《工作进展》公布的6家公司之列,涉铅消息也未经仁化县有关部门证实。

根据当地之前发布的消息,韶关市和仁化县环保部门已对当地空气、土壤、地表水及地下水分别取样化验。初步结果显示,相关地区的地表水、地下水样本检测均未发现超标现象。

据媒体报道,中金岭南公司副总裁张木毅否认村民的血铅超标与企业有关。他表示,凡口铅锌矿是同行业中环保达标的先进企业,对水、气体和粉尘的处理都相当严格,排放不会超标;而丹霞冶炼厂采用目前最先进的设备,实现了 零排放 。

在韶关市门户站上,对中金岭南公司的介绍中有这样的表述:为保护环境和清洁生产,中金岭南公司于2007年3月正式启动丹霞冶炼厂锌氧压浸出镓锗综合回收扩产改造工程项目,采用加拿大Dynatec公司的加压氧浸专利技术,特点是金属回收率高,工艺设备简单,流程短,不会产生含硫尾气,属环保型生产工艺。

2月24日上午10时,在距离丹霞冶炼厂很远处就看到三四个大烟囱冒着白烟,各种车辆进进出出,没有停工的迹象。

值勤门卫告诉,工厂近期一直在开工。据一名在丹霞冶炼厂上班的村民反映,之前确有一部分机组停工, 因为上面来检测空气是否超标 。

2月25日,在丹霞冶炼厂正门口,董塘镇委员会委员邹明华给出了另外的说法:在村民的要求下,2月20日上午工厂停工了一段时间,但是要求冶炼厂必须保持正常生产状态。邹明华解释说,当地这么做是一种 负的态度 ,在污染源头未查清之前,一旦停工,监测的结果将不准确。

对此,邻村村民的看法则有所不同。大坪村的刘鸿带家4名孩子血铅全部超标。11岁的侄女刘慧婷血铅含量最高,200.7微克/升;刘鸿带的儿子刘金17岁,128.9微克/升;女儿刘慧敏两岁7个月,124.2微克/升;他的外甥女赖慧儿8岁,133.7微克/升。

刘鸿带带爬上了紧邻冶炼厂的一座小山,指着冒白烟的烟囱抱怨说: 问题都这么严重了,他们还是照样生产。

三问:防护距离不够,原因出在那里?

在一条一公里多的曲线上,依次分布着铁屎岭、黄泥岭、丹霞冶炼厂、铁厂村、大坪村、新村、富屋村、信宜村、中金岭南科技公司仁化分公司和凡口铅锌矿区。丹霞冶炼厂正门距离铁厂村最近处不过50米,中金岭南科技公司仁化分公司紧挨着信宜村,凡口铅锌矿区也和周围的村落紧挨着。

村在矿中?还是矿在村中?村围着厂?还是厂围着村?丹霞冶炼厂三期工程建成后,生产能力将达到年产50万吨锌、10万吨铅。据专家介绍,年产10万吨的铅冶炼厂卫生防护距离应为900米。

2011年5月,广东省河源市发生河源三威电池有限公司周边居民血铅超标事件。广东省要求对辖区内铅酸蓄电池企业开展地毯式排查,对卫生防护距离不足300米的企业依法实施停产整治,对存在其他环境安全隐患的企业依法开展整改。

信宜村的宁天月告诉,矿区都在这里几十年了。 我们去找过他们好多次,但是都不管用,反正也不会搬走。

大坪村的刘鸿带给了一份当地印发的宣传材料。正面是《家长如何帮助儿童预防血铅高》,背面是《儿童高血铅症和铅中毒分级和处理原则》。根据材料,无论是高铅血症、轻度铅中毒,还是中度和重度铅中毒,处理原则的第一条都是脱离铅污染源。

我们怎么可能脱离铅污染源? 刘鸿带说, 工厂也不会搬走,我们也很难搬家。

四问: 村民欲 ,事件掺杂 利益 ?

2月23日,仁化县公众信息发出消息,标题为《群众情绪基本稳定生产生活正常开展》。但刘海辉说: 肯定不稳定的了。

2月25日中午,在丹霞冶炼厂正门口看到,大门紧闭,4名保安对进出的人员进行严格盘查。董塘镇委员会委员邹明华说,环境保护部和广东省环保厅的工作组在厂里开会。

在另一个门口,二三十名村民用竹竿设起了路障,挡住过往的车辆。他们都是来自铁屎岭、黄泥岭的村民,来这里想找厂领导 讨个说法 。铁屎岭、黄泥岭紧邻冶炼厂。不远处停着七八辆车,村民们说是当地部门的。见到来,一名工作人员走过来,拉着要求 借一步说话 。

黄泥岭村民叶五斤说,2月24日,这两个村送去检验的36名孩子血样中,有29名超标。不过这一数据未经官方证实。看到的这两个村的18份检验报告单显示,14名孩子的血样超标。

参与设路障的村民告诉,2月27日他们还要来堵截, 因为周一来往上班的领导比较多。

对于为何堵截工厂,说法不一。邹明华告诉,除了血铅污染问题外,还牵涉到丹霞冶炼厂二期工程的拆迁问题,有利益方面的因素。

查阅了韶关市 十二五 规划纲要,中间确实有 推进丹霞冶炼厂二期、三期项目建设 的部署。对此,黄泥岭村一名要求匿名的村民告诉: 这和征地拆迁完全没关系,我们就是要求解决血铅污染问题。

他告诉,和他们村有关的征地早在2007年就完成了,当时是按照田地22500元/亩、荒地5600元/亩的标准征地的。

韶关市站上还能查到2011年4月发布的一则消息:(丹霞冶炼厂)二期工程项目已完成用地征地、场地平整。

参与此次堵截的村民中,有好几位自家孩子不超标或结果还没出来。 现在不超标,不代表以后不超标。 他们解释说。

五问: 污染源难脱离,治疗能否有效?

刘鸿带告诉,韶关市职业病防治院的专家告诉他们,250微克/升以上才需要进行排铅治疗,不建议对小孩子实施这一疗法。

根据卫生部发布的《儿童高血铅症和铅中毒分级和处理原则》,对于高铅血症和轻度铅中毒的处理原则是:脱离铅污染源,卫生指导,营养干预。

刘鸿带的母亲表示 很担心 。她说,自己的孙女刘慧婷反应最重,早上起来头晕,有时需要冷风吹、用凉水洗才能缓解。 不用药,单靠调整营养能治好吗?

大坪村的江日华也有类似的担心,他表示自己会遵守《处理原则》,教育孩子勤洗手、多吃青菜、多喝水,但希望尽快有专家鉴定结果,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接受采访的刘伟宁、叶五斤等村民都有一个共同的担心:即使现在通过治疗血铅指标下来了,会不会对孩子的成长造成影响?

担心的不仅是家长,还有开始懂事的孩子。知道自己血铅含量较高,刘慧婷经常会哭。看来,一定程度上,帮助孩子摆脱心里阴影比治好病本身更重要,难度也将更大。

2月25日上午,韶关市委书记郑振涛赴现场了解调查处置工作开展情况时指出,部分儿童出现血铅偏高的情况,整体上是可防可控可治。他要求,继续分期分批有序组织周边地区儿童开展血铅样本采集和筛查,从体检、康复等环节对群众进行全程指导。

两天来,自家门前马路上发生的一些变化令刘伟宁印象深刻。他说,之前这条路上到处都是矿区车辆洒落的矿渣,还有一些不明液体。

但是,这两天来往的大车也很少了, 一天也看不见几辆 。而且隔一段时间就有洒水车洒水,还有人组织环卫工人清理垃圾。

2月24日,驱车从丹霞冶炼厂到凡口铅锌矿区,发现路面特别干净,像刚下过大雨似的,隔不远就有一辆垃圾清运车和几名环卫工人。

紧挨着铁厂村的大坪村村民也注意到这一变化,第一例血铅超标案件就是在这个村被发现的。

不过,村民们好像对此并不买账。他们告诉,这种情况是两天前才开始出现的,主要是为了应付检查。

2月25日再次路过时,依然看到不断有洒水车经过,只是没再看见垃圾清运车和环卫工人。

六问: 宣传口径改变,严重程度降低?

2月25日下午,仁化县委宣传部办公室主任谢翊辉告诉,他们接到市委宣传部的通知,今后宣传口径由 血铅污染事件 改为 血铅偏高问题 。

查看仁化县公众信息发布的4篇稿,发现定性变了两次:2月22日发布的第一篇为 血铅超标问题 ,接下来发布的第二篇和第三篇为 血铅超标事件 ,而2月26日早上发布的第四篇为 血铅偏高问题 。

谢翊辉解释说,截至2月25日上午,检验结果中,血铅指标在200微克/升以上的只有两三个,所以做出了这一改变。

血铅指标不高,是否意味着问题不严重?

2月24日一天,董塘镇血铅超标的人数由37人升至64人,接下来的2月25日一天,新增32例超标。

据铁厂村的刘海辉介绍,除了2月16日自费检查的20名孩子以外,这个村的其他孩子2月24日参加了仁化县疾病防治中心组织的统一检查,截至2月25日上午,结果还没出来。

2月25日,王李岭的村民叶五斤告诉,在王李岭和邻近的铁屎岭,36名孩子之前参加了自费检查,其他孩子当天接受统一检测,结果未知。在邻近大坪村的信宜村,截至2月25日,检查结果未知。

据了解,截至2月26日发稿时,在王李岭、铁屎岭、铁厂村、大坪村、信宜村,只有极个别的成人参加了体检。

刚到大坪村,就听说有被当地村民打伤住院了。看见路边有五六位村民,走了过去。村民们果真很严肃,拿着证来回看,有位老伯还怀疑证件是假的。看到照片上的钢印,才勉强打消了疑虑。

我们怎么可能打? 村民们不解, 我们巴不得你们来呢。 村民们相继介绍起了情况,并主动骑摩托车带去受害群众家。

铁厂村的刘海辉告诉,他感觉当地做得 挺不错 。据他介绍,事件发生后,时常有相关人员登门了解情况,当地还请了韶关职业病防治院的专家前来给村民讲课,并印发了相关宣传材料, 应该不存在瞒报 。

2月24日上午,联系仁化县环保局发言人温副局长,他表示需要经过县委宣传部批准才能接受采访。

当日下午,仁化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刘炳宏当着的面通知他,可以接受采访。当晚与他约定次日上午采访,但他强调地点须选在县委宣传部。

2月25日上午,准时来到仁化县委宣传部,但这位副局长称在陪县领导检查。下午,再次联系,他说下午没时间。想再另约,他以这几天忙为由回绝了采访要求。

刘永丽

电子产品制造设备
金牛座
设计观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