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北京交警给乌鲁木齐交通挑刺

2019-08-15 16:58: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十个月里,他走过了辖区10个交警大队,累计1650余公里。在交警队里,大家称他为“笑面找茬儿王”。

圆脸,中等身材,有点儿肚腩,讲一口京腔,常常眯眼一笑。今年45岁的姜金辉是首批北京来乌的援疆干部,去年8月来到乌市,现任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十个月里,他走过了辖区10个交警大队,累计1650余公里。在交警队里,大家称他为 笑面找茬儿王 。

笑着找茬儿

姜金辉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看着乌鲁木齐林立的高楼、闪烁的霓虹,听到新同事们谈笑风生 他笑了, 这比北京好,吃的东西丰富,人也实在。

当他看到这里的道路交通情况时,皱起了眉头, 这里的交通至少比北京落后10年。 乌鲁木齐机动车道太宽,导致路权不明;红绿灯显示存在视线盲区,老百姓容易误闯红灯;LED屏成了宣传板,没起到引导通行的作用 研究并从事了20年交通工作的姜金辉突然觉得,自己来这儿没错,而且他要做的事情真的挺多。

这里交通语言比较薄弱。 姜金辉说,就拿最简单的道路指示牌来说,一般上面写路名,下面标着汉语拼音。路过迎宾路时,他皱了下眉头,然后笑了, 标着拼音 yinbinlu 的路牌显然有误, 迎 是有后鼻音的,应该是 ying 。 同事记不得这牌子是什么时候挂上的,但却从未有人提出差错的问题。

一次道路调研的路上,姜金辉又皱了下眉头,笑着说, 这路上的标牌真够全的,什么牌子都有。 起初民警还很有成就感地点头说,这些牌子经过步步完善加装,如今才变得比较全面。但姜金辉又笑了, 打个比方来说,咱这过道一溜儿十间房,你在这房子门上挂一牌子,写 这不是厕所 ,在那房子门上也挂一牌子写 这不是厕所 ,9个门上都各挂一牌子写 这不是厕所 ,那谁要上厕所,还不得一个个的牌子看过来,找过来。那还不如就把厕所这门上,挂一牌子写 这是厕所 ,大伙只需看一个牌子就能知道了。

下一步,他准备提议整合乌鲁木齐的禁停标志和限速标志,只在学校等需要标注的地方设牌,其他路段都把牌子摘了,给老百姓一个统一标准,一目了然。

陪同姜金辉调研道路标牌的民警们都心照不宣,这皱下眉头,再一笑的表情出现,即使有表扬,随之而来的也少不了差错的指正。 我现在就是一找茬儿的,笑着找茬儿的。 姜金辉说。

最柔软的地方

在北京,姜金辉18岁的女儿患有脑部重病。有人劝他回去照顾女儿,可他说,现在回去,只能搭把手照顾,改变不了什么,倒是这边的事儿半途而废了,回北京我便没脸再干这行了。

说起对乌鲁木齐交通设施的规划,姜金辉信心满满。他说,他还想在这儿待三年,培养出一批对交通设施有着高层面理解的人。当谈起一个人背井离乡,女儿又身患重病时,他的脸色霎时憋得发红,他起身捂着口鼻赶忙往办公桌前走,随即抽了三五张抽纸。他没让眼泪流出眼眶,但纸巾却被浸湿了,他又赶忙把纸巾扔进纸篓,再次快速抽三五张纸往眼睛上堵 记者没再谈下去,只听他低声说, 不好意思,这个真的不能说。

冷静片刻后,姜金辉说,在接到来乌市工作的任务时,他仅考虑了10分钟,只是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妻子说, 你去吧,这边有我! 现在,妻子已经辞去北京市公安交管局的工作,专心在家照顾女儿。

他们有时候说我低调,其实不是的,女儿的事就放在我心里吧。 他又一次眼眶湿润,他努力克制情绪,片刻后,笑容再次挂在他还有些微红的脸上。

不白来一趟

姜金辉援疆之前是北京市交管局的一名领导,曾参与过北京市《道路交通管理设施设置规范》等多部交通设施设置标准、规范书籍的编制工作。在北京,他是交通设施的专家。他说,其实北京如今的智能交通,也是经过许多年的积淀和不止一次的磕绊,一点点改进后发展而来的。

有一年,一个卖菜的菜农因为每天要从挂有 禁止驶入 标牌的路口开车通过去运菜,一年时间被电子眼抓拍了100多次,累计罚款达1万余元。一名律师主动要求为菜农免费打官司,而律师的理由正是这个 禁止驶入 的牌子不是国标里的。

经过查询,这块 禁止驶入 的牌子的确不在国标里,菜农的官司打赢了,北京交警当晚连夜拆除了1000多块牌子,并换上国标牌。姜金辉因工作疏忽受到处罚。

作为执法者,出了这样的错真的很难堪。 姜金辉说,这次来乌鲁木齐,他把北京现用的交管理论搬了过来,再根据乌鲁木齐的特点做些调整,目的只有一个, 我就想着,让乌鲁木齐的交通比北京少走点这样的弯路,这不,我这趟也不能白来嘛。

儿童支气管哮喘应该怎样预防?听听专家怎么讲
云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男性炎症性不育的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