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哑舍白蜡烛第九集

2020-02-14 06:37: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哑舍.白蜡烛(第九集)

当张平把徐良送回到了哑舍时,月亮早已挂在天空上了。

小心点小心点别碰到他的伤口了。 李清琳看到张平要扶他下车,急忙在一旁告诉张平不要太过用力。

徐良一直昏迷不醒,但是口里还是断断续续的喊着清琳的名字。

我在这。 清琳抓住了徐良的手,徐良也感觉到了。于是脸上也挤出了一个笑容。

紫薇在一旁推开了哑舍的花雕门,张平赶紧把徐良背了进去。正在哑舍里面打扫卫生的魏长旭赶紧往门外看,立刻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于是赶紧放下了手里的扫把,走上前问道:怎么会这样的?

刚才在警察局里面被人打的,他是为了能出去才被打的。 张平把徐良放到了地上,同时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整个哑舍店里面除了魏长旭,都没看到其他人的影子。

就在这个时候,云母屏风的后面走出来了一个二十岁模样的年轻人。并且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个小孩。

老板,徐良他 魏长旭看到老板走了出来,急忙说道:他已经被打得不成人样了。

让我看看。 老板走到了徐良的身边,半跪着。摸了摸徐良的脉搏,过了许久才说道:放心,他死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会有办法救活他的。

看见老板一脸认真的说,张平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说道:那我们先走了。说完,走出了哑舍店里面。李清琳还一直在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徐良,紫薇在一旁急忙把她带出去了。

魏长旭看到张平用黄包车把她们带走的时候,才悄悄的关上哑舍的花雕木门。魏长旭于是急忙走到老板的身边问道:老板,他现在怎么样了。

没事呢,只是受了点皮肉之苦而已。 老板冰凉的手指触摸到了徐良的每一寸肌肤上,那里的淤青都瞬间消失。当脸上的最后一处淤青消失的时候,老板对魏长旭说道:这两天要是徐良醒过来的话,叫他别去上学了。好好在哑舍里养伤。

话音刚落,老板又看着身后的苏尧,我要去休息一下,你待会帮长旭把徐良扶到椅子上,地板冷。晚上会受寒的。

好的。 苏尧懂事的点了点头。

老板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到了云母屏风的后面,哑舍里只留下魏长旭和苏尧两个孩子在忙,魏长旭负责给徐良换上新衣服。苏尧则去打一盘热水过来给徐良洗洗身子。

在那一盏长信宫灯的照耀下,两个孩子在不断的忙碌着。

第二天一大早,北平城里的大街小巷里贴满了通缉令。通缉令上面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徐良本人。街头的很多地方的警察都比平时多了很多,并且还有警察站在大街上指着徐良的画像说道:只要你们谁能够找到这个人,警察局重重有赏!赏金是一百个现大洋!

徐良居然值一百个现大洋?

站在人群中听着警察喊话的魏长旭,此时此刻悄悄的退出了人群,进入了一条没人发现的巷口里面,一路上不断的小心翼翼行走着,只怕会有人来跟踪他。

终于,他回到了哑舍。

徐良,我去给你买早点了。 魏长旭一进门就看见徐良坐在椅子上看书,反手关上大门,把手上的早餐拎到徐良的面前。

早餐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个热烘烘的馒头。

徐良把手上的一个馒头弄开两半,另一半递给魏长旭,魏长旭微笑的摇了摇头说道:不了,刚才我在买的时候已经吃过了。

哦。 徐良把馒头放进自己的嘴里吃着,脸上的淤青虽然退去了不少,但还是隐隐的疼痛。徐良于是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头上绑着的绷带。

先别动它,估计过两天就会好一点的了。 魏长旭急忙劝住徐良。看到徐良不再碰伤口了,于是继续说道:这一段时间你先别出去了,刚才我在大街上看到了关于你的通缉令。估计这一回,他们真的想把你置于死地了。

当时我好像听到了有人窃窃私语的说,说要发出这个通缉令的,其实是一个日本人要发出的

是山田!还没等魏长旭说什么,徐良已经抢先说了,整一个北平,除了山田那个日本人想要置我于死地之外,其他人是不会这么做的。

刚才我也悄悄去过学校了。魏长旭接着说道:门外站岗那里时不时都有警察在走动,而且我听说,警察局的人也审问过校长了,但是校长一直对你的资料进行保密,警察局的人也奈何不了他。

那就好。 徐良点了点头。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在这里待下去只会迟早被他们发现的。 魏长旭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去上海避一避风头吧。那里虽然远,但是毕竟有很多国家的租界。山田肯定不会闹到那里去的。

就算他去到了,也都不是他的地盘了。

被魏长旭这么一说,徐良也开始动起了要离开的念头了,毕竟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如果要是被山田发现了自己藏在这里,那么这个哑舍里的古董,全都会不保了。

那我现在去买车票。 徐良站了起来,正想要往外走,被魏长旭拦住了。

我帮你吧,现在外面的眼线很多。你还是先在这里养好伤,等过两天再走也不迟呢。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徐良微笑着摸了摸魏长旭的头。

1931年,北平火车站。

徐良安静地坐在月台的长椅上,坐在他旁边的还有魏长旭。火车站的人很多,其中最不缺乏的就是警察。好在徐良的运气还不错,进了火车站到现在,也没有被人发现过他的身份。

此时的徐良,不再穿上那一件他一直都渴望的学生装了,而是穿上了西装,外黑里白的西装还有黑色领带。再加上他头上带的那一顶黑色的宽边帽。整个人都焕发着一种凌厉的气势。

为了不被人发现,他只能穿成这样了。

长旭,我离开的事情,你跟老板说过了吗? 一直沉默着的徐良终于发话了。

魏长旭点了点头:我在长信宫灯旁边的桌子上放了一张纸条。说明了我要来送你的原因,老板要是回来的话,应该都能看到了。

老板这两天不在哑舍,魏长旭说是带着苏尧去故宫博物馆的馆长那里走走。

那就好。 徐良轻声说道:老板一直对我恩重如山,我却没能真正的报答过他的大恩大德。唉是我的不对,我的不对啊。

看见徐良在唉声叹气了,魏长旭急忙安慰他:你也别这么说了,只要你做到了你自己能做的事情就好了,就像前一段时间的时候,那个日本人不是说要来借古董的吗?那天还不是你一个人把他打跑了吗?

那件事情,其实已经是当作是报答过老板的了。

徐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说道:对,你说的没错。

就在这时,人群中有人喊道:火车来了! 徐良和魏长旭同时看了看远处,百里之外,真的有一辆火车往车站里缓缓而来。

要到告别的时候了。

这些钱你拿着,以后在上海的生活难免要用到钱的。 魏长旭从衣服里拿出了十个现大洋。塞进了徐良的衣服里面。

谢谢。 徐良对着魏长旭微笑说道。同时在衣服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放到魏长旭的手心,帮我把这个礼物送到清琳的手上,这是我临分别唯一能给她的一个礼物了。

那你以后要记得写信回来北平哦。 魏长旭接过礼物说道,于是小心翼翼的把礼物放到衣服上。渐渐走出了人群,每走几步都回头看一眼徐良。终于魏长旭消失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

徐良拿起了行李,随着人群中走上了火车。可是当他快要走进去车厢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衣服被人扯着,徐良回头一看,扯住他衣袖的不是别人,正是魏长旭。于是徐良问他: 怎么又跑回来了?

魏长旭对着他痴痴的笑着,同时把他刚才接过的小盒子塞到了徐良的手心上,这个礼物我想我不能帮你送了,要送你自己送吧,你看看,是谁来了? 说着,手指指向了站在人群中看着徐良的女孩。

是李清琳。

她怎么来了?难道是魏长旭回学校的时候,跟她打声招呼了?

徐良,那我先走了,再见。 魏长旭笑嘻嘻的跟徐良说道,于是急忙钻进了人群中,走远了。

漂亮的女子看着徐良,徐良也站在人群中看着她。依旧没变的,女子还是穿着学生装。等到他们之间的人群没有这么多了,两人几乎是同时跑了过去。两人站在了一起,只是凝视着对方。在眼神中已经说了很多想说的话了。

最终,李清琳跟着徐良去了上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