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瞳宰天下 第二百零七章 叫板

2020-01-17 17:03: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瞳宰天下 第二百零七章 叫板

“叫板?!”

“我去,水状元和真状元叫板?!”

“有意思?!难道今天,真的要分出个真假来了吗?!”

“还用分吗?!”

“用不用分也不得走个形式吗?!”

“我去,回来对了!还真有热闹看!”

“你说什么?!”贾成转过身来,不可思议地看着秦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四重瞳骨境后期,跟我五重瞳力境后期叫板?!

足足一个境界的差距,他是想死啊,还是不想在青天武府混了!想要退学?!

“我说,规矩就是规矩。”

“这是武府,武府有武府的规矩。我们是学员,学员有学员的准则。”秦锋道。

“什么准则?!”贾成被秦锋这一套搞得是一头雾水。

“先来后到。”秦锋淡淡地道:“你妈没交过你吗?!”

“什么?!你说什么?!我看你是找死!”秦锋的那句话,彻底激怒了贾成。

贾成剑眉顿竖,龙行虎步,抬起右拳。狰狞的脸孔,劲风包裹的拳头,对着秦锋的心口,狠狠地砸下。

凛冽的劲风迎面吹来,如寒风般,割脸地疼。五重瞳力境后期四十虎之力,逼迫而来。

四十虎之力,远远超出了秦锋三十虎巅峰之力的极限。

然而,面对如此强大的力量,秦锋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依然没有丝毫慌乱。

眼看就要将秦锋一拳轰飞,就在这时,秦锋的剑眉忽然一竖。

身未动,手已出。

就在这时,一只手凭空出现在贾成的拳头和秦锋之间。

贾成狂暴而带有杀伤力的拳头一拳轰在那只手上,宛如陷进了泥潭沼泽之中,没有发出半点声响,更没有激起半点波澜。

谁?

贾成暴怒,抬头一看。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那只手,不,准确的说是那只纤细而又洁白的玉手,来自一位女子。

女子韶华年龄。身形颀长苗条,一张俏美的瓜子脸,笑容清雅秀丽,给人一见如故又怦然心动的感觉。

院服颜色。

橙色。

地荒院。

“晓珊学姐?!”

秦锋也很是意外,为什么地荒院的霍晓珊。会出现在他们黄宙院的华唐苑。

“再过一个月,马上就是新生排位赛了。你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吗?!就知道在这里打架斗殴,惹是生非?!”

“青天武府什么地方,是让你修行的地方,不是让你们耍帅出风头的地方。”霍晓珊,俏眉一凝,冷声对众人喝斥道。

“嗯?!”

霍晓珊训斥的语气让贾成一愣: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们黄宙院的事儿,地荒院来凑什么热闹?!青天武府的学长、学姐们管得也太宽了吧!

呃!

其他人听到霍晓珊的训话,知道霍晓珊说得是。也都大气不敢喘一声,悄悄低下头去。

贾成在新生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二人。就算是玄雨院的学长,在他面前,他也有足够的实力和底气和他们一决高下。

但在地荒院,也就是六重瞳像境的学长面前。

他没有半点脾气。

不光是他,瞳像境的古天一,也是一样。

所以,贾成的目光看向古天一。

古天一双手抱拳,挺拔如山的身躯微微弯曲,一脸地毕恭毕敬:“晓珊学姐!”

“哼!”霍晓珊一声冷哼,白了古天一一眼。随后。转过身去,微笑着对秦锋众人说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麻烦学姐了!”秦锋表示由衷的感谢。

“嗯?!”古天一很不解。

以他的认知和了解,霍晓珊对他这个全国第一学府第一人、现在青天武府黄宙院第一人、京都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尚且不屑一顾。

为何。对一个来自于全国最烂省份、最差学府,现在在青天武府黄宙院新生之中,排名仍然垫底的土包子,另眼相看呢?!

难道因为他是名义上的全国复试状元吗?!还是那个土包子和她认识?!

古天一的目光锁定秦锋,一道冷光从他双瞳之中飙射出来,仿佛一柄长剑。千里直驱,洞穿秦锋的心脏。

恰巧此时,秦锋的目光刚好移动过来。

漆黑的双瞳中,一只高达千丈、身披黑炎、头顶光环的恨天魔猿,捶胸顿足,仰天咆哮,一掌抓碎了巨剑。

火光,瞬间乍现。

挑衅。

红果果地挑衅!

“哼!”古天一一声冷哼:“秦锋,希望新生排位赛的时候,你还能保持现在的傲气。”

说着,古天一大袖一甩,转身离去。

一旁的贾成,自然紧紧跟上。

“老大,就这么算了?!不过一个地荒院的小妞儿而已,以你现在的实力,不见得怕他吧?!”走出一段距离,贾成不解地问道。

“能打过也不能打,这个人,你惹不起!还有”古天一面色一寒,直看得贾成心里一哆嗦。

“以后别让我听到你再叫他小妞。”

贾成愣在原地。

我去,那人到底是谁啊?!

让老大都没半点脾气,这么牛?!

还有,她为什么护着那个土里土气的土包子?!

难道是因为他的脸上没有长痣,比我帅吗?!

但他比我帅也就罢了,难道他还能比老大还帅吗?!

不明白呀,不明白

青天武府,黄宙院,华唐苑,三楼。

听了霍晓珊的训话,人群已经散去,原地只剩下霍晓珊、秦锋、萧清璐、叶添龙四人。

“多谢学姐出手相助!”古天一和贾成二人一走,叶添龙又拿出了他那副外交家一样圆滑的表情,笑着对霍晓珊说道。

“对了,学姐,你吃了吗?!没吃的话。一块儿吧!你今天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怎么着也得略微表示一下。你说是不”

“我吃过了!”霍晓珊抬起手,打断了叶添龙的话,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一双美眸只是盯着秦锋,道:

“听说你的学分被人动了手脚?!”

“也许吧!”秦锋淡淡地道,丝毫不为学分的事所扰。

官方的事,很难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样吧!学分既然已经都打入你的青天令中,已经无法更改。我手上还有点学分。你先拿着吧!在青天武府,没有学分,寸步难行。”

说着,霍晓珊拿出了自己的青天令。心神一动,虚无缥缈的学分就到了秦锋手上的青天令上。

奇怪的是,同为青天武府学员,霍晓珊的青天令上,学分一项,没有任何显示,只是一片金黄颜色。

谁也看不清。她令牌上的学分有多少。

秦锋拿出自己的青天令,翻过来一看,不由大吃了一惊。

“六百万?!”

学分值一下由原来的六千三百一,一下子变成了六百万,猛增了一千倍。

“啊?!”萧清璐和叶添龙也是震惊不已。

“不用了。”秦锋心神一动,又将学分还了回去。

“我这是暂时借你的,又不是白给你的。日后,你还我就可以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加点利息也行。难道这样,你还是不肯接受吗?!”

见到秦锋青天令上的学分由冗长的六百万。一下子又变为了孤单单的六千三百一分。霍晓珊很是不解。

六百万学分,足以让青天武府的学员们杀人了。他怎么可能不动心?!

况且,我这还是白给他,又不要他半点好处。就算你是小地方出来的。也不至于自尊心这么强吧?!

“六千三百一十分,够用了!”秦锋道:“不过,我还是要感谢学姐的一番美意。秦锋,心领了!”

“罢了!你不要就不要吧!”见秦锋如此执着,霍晓珊也不强求,道:“日后。你有什么麻烦,记住,一定要去地荒院找我,知道了吗?!”

那态度,就像是一个姐姐对亲弟弟。

虽然,霍晓珊的实际年龄,比秦锋还小一岁。

“知道了!”秦锋目送着霍晓珊的倩影远去。

“咦,你们愣着干嘛?!不饿吗?!”

送走了霍晓珊,秦锋回过头来,发现萧清璐和叶添龙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满脸的不解和疑惑。

刚见过几次面啊,就对你这么好,不会是她看上你了吧?!

他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吗?!

青天武府,地荒院,一处不知名所在。

这里,有山,有水,有花,有树,一派世外桃源风光。

潺潺溪水之旁,一座茅屋结庐而设。

丝丝水气从小溪之中挥发出来,变成淡淡的薄雾,遮掩着一切,更显得人间仙境。

如果有青天武府的执事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

所谓的小溪,根本就不是小溪。

而是蛮气到达了一定的浓度,液化而成的水流。

这里,就是整个青天武府,修炼条件最好的地方。

而,这里,只住着一个人。

只要这个人在,院首都不能强占。

黄昏,夕阳穿过草庐的窗台,射进炉内,在一个橙衣女子身上涂上淡红的颜色。

少女十四五岁模样,双瞳剪水,修眉镂月,发髻裁云,朱唇皓齿,如降芳泽,万紫千红,千娇百媚,风情万种。让人望而却步,叹为观止,不可思议,心如止水。

盘膝坐在一个简陋的蒲团之上,美眸微凝,双手捏着一个奇怪的印法。

蒲团下面的地面上,一道道诡异的符文镂刻在地板上,不时闪烁着别样的明光。

吱呀!

这时,草庐的门开了。

又一个少女走了进来。

少女一身橙色青天武府院服,身形颀长苗条,一张俏美的瓜子脸,笑容清雅秀丽。

正是之前屡次帮助过秦锋的霍晓珊。

霍晓珊进门,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一具雕塑一样。

眼睛里只有面前的少女,密切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直到少女开口。

“怎么样?!”少女道。

“来了。”霍晓珊道。

“什么时候?!”少女道。

“上午!”霍晓珊道。

“你确定是南仓?!”少女道。

“是!”霍晓珊道。

“几个人?!”少女道。

“三个。”霍晓珊道:“一女两男。萧清璐、叶添龙和秦锋。”

“年龄!”少女道。

“十八、十八、十六。”霍晓珊道。

“十六?!”少女道。

“秦锋。”

“今年的复试状元,青天武府复试记录创造者。虽为瞳骨境后期,但实力超群。我想,他一定是隐藏了手段。”霍晓珊道。

“哦?!”少女来了兴趣。

“是这样”霍晓珊将他的所见所闻原原本本叙述了一遍,不多不少,没有丝毫隐瞒。

“你觉得会是他吗?!”少女道。

“没见到镇魂塔,说不好。”霍晓珊道。

“但是,如果他真的能来青天武府的话,十六岁,秦锋的可能性最大。”霍晓珊道。

“是吗?!”少女如星辰一般的眼眸之中闪烁出异样的光彩。

八年了,终于又要再见到他了吗?!(未完待续。)

汕头医疗美容医院好吗
上海徐浦医院专家号
宝鸡治疗牛皮癣方法
哈尔滨治疗卵巢炎方法
汕头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