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换魂人 第十七章 蜘蛛梦

2020-01-16 18:36: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换魂人 第十七章 蜘蛛梦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正要睡着的时候,总觉得头顶上有什么东西,弄在脸上痒痒的,可是实在太困,全身都懒得动,连眼皮都懒得抬起来……

可是,脸上那种异物感越来越强,我是仰天睡的,是什么东西在我脸上晃来晃去?寝室的床是在衣柜和写字台上面,也就是说,床上就是触手可及的天花板了,上面不可能吊下一个东西来碰到我的脸!

想到这里,我一下清醒了!

等我再次用心去感受时,能明显察觉到,鼻子,额头,眼睛那片区域,有毛茸茸的东西在触碰我!

无法想象在我脸上的会是什么东西,不敢睁开眼睛看……我只有一点点,一点点地睁眼……甚至还能感到我饿睫毛碰到了那个东西的绒毛,天哪……到底有什么!

黑的!一团黑的!

手掌那么大!八只脚起码都有10厘米以上!

它正脚踩在我两边枕头,低头看着我!那双乌黑色滚圆滚圆的眼睛就在我眼睛上方死死地盯着我,奇怪的是,它头顶上有一撮毛是绿色的,在黑漆漆的一片中,显得格外刺眼,在它身后还有和天花板连着一根银白色的丝!

蜘蛛!

那么大一只蜘蛛!

“啊……”不能控制的,无法抑制的,失声尖叫起来……

“啊!”又一声女生的尖叫。

“你有病啊!全洒了!”杨扬的声音,还有她气急败坏的跺脚声。

“好了好了,我来打扫吧”,阿颜的声音。

“真是晦气!一口都没吃!我怎么跟这种人住一间寝室啊!操!”

怎么天亮了?刚才只是一个梦?真的是梦吗?这个梦也太真了吧!一只头上长了绿毛的蜘蛛,加上腿,比我脸还大的蜘蛛!怎么会梦见这样奇怪的东西?

对了!昨天在学校的小树林那里,我是看见一只黑色的蜘蛛跑到我身上了,难不能……我没通过跳动把它弄下来,它一直在我身上,被我带进了寝室?所以我才会梦见?怪不得……昨天看见韩田面前有一团绿莹莹的东西。难道是那只绿毛蜘蛛?

不会吧!它还在我身上?

我立刻跳下了床,开始抖动衣服,再开始猛烈的跳动,最怕这种虫子了!千万不要在我身上啊!我边拍自己边跳。恨不得立刻从我身上掉下一只蜘蛛,然后我再一脚踩死!

“喂!你鬼上身啦?让一让好不好!”杨扬把手上的扫把一放,双手插着腰,对我发怒:“你看你,一醒来就尖叫。害的我全洒了,现在请你让一下,我要去打扫卫生!”

我忽然意识到此刻自己就像一个精神病一样乱拍自己,还狂跳动,是有点“鬼上身”的感觉!只是一个梦而已,有必要么!不可能身上有蜘蛛,真有的话,我自己也不可能没有感觉!其实梦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正因为昨天看见绿色的光,又看见一个什么黑的东西,所以才会联想到是一只绿毛蜘蛛,所以才会做什么的梦而已。

再看看门口,地上是好几杯已经被打翻的豆浆,旁边还有一袋子破裂的灌汤小笼包。刚才一定是杨扬拿着这些东西刚进门,刚好被我一声尖叫吓的,她也尖叫一声,然后将东西全都吓得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奥……”我反映过来后,尴尬地想去帮忙。

“不用了。我自己来!”杨扬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扫把,然后小心翼翼地先将那些东西扫干净。而我就像一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看着在拖地的阿颜。我也不好意思再过去帮忙,怕再被拒绝……

“若蓝,不要介意奥,杨扬就是嘴巴毒了点”,幸好阿颜的话暂时缓解了下我的尴尬。

“呵呵……没……没事……”

“你看,杨扬知道了那天晚上你经历的事情。一开始还误会你了,所以一早就去买了早餐给你呢”,阿颜说着坏笑了一下,推了推正低头在扫地的杨扬:“其实我们杨扬是很善良的,是不是呀”。

我看了看被扫进垃圾桶的,一共有三杯豆浆,还有一大袋灌汤小笼包,想想以前每次早餐我必买的就是小笼包,有点感动,原来杨扬还把我的早饭带来了。

可是……阿颜刚才说的又是什么意思……

知道了那天晚上我经历的事情?还误会我了?什么意思?什么事情?误会我什么了?

“若蓝你也真是的!遇上这样的人怎么不说!如果我在场,一定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杨扬把扫把往地上用力一插,气得眉毛都飞了起来,随后又不屑一顾地看了下我:“说你神经病你还真是,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隐忍?你怎么连贞洁都不要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越听越糊涂……

正这个时候,来了,韩田的!

“喂”。

“你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不会有人误解你了”。

“什么?什么意思?你对大家说了什么?那你怎么办?”

“我在昨天的小树林,你可以过来下吗?我好害怕……”

挂了……

“是韩田吗?就是那个保洁阿姨的帅气儿子,若蓝,我说,你还真眼福不浅啊,老少通吃,哈哈哈”,杨扬又开始笑地眉飞色舞的,但是,当我知道打翻在地的早餐中,有我的一份时,我就怎么看都觉得她是可爱的。

“杨扬,你不要口无遮拦了,若蓝宁愿不要这样的眼福好吗!”阿颜和平时一样,总会帮我说上一句,现在想想,在这个寝室,其实还是很幸福的,如果茜茜在,那就更好了!

小树林!韩田约我在小树林!我还真想过去问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秋天快要来了,外面的风很吹在脸上很舒服,在记忆中,好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早晨了,或者说,只要心情好,会觉得一切都很美好。

可是,我的脚步却越来越沉重,总觉得前方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或许是一个陷阱,或许是那只大蜘蛛……

我是怎么了!刚才还心情从未有过的好,怎么突然之间又有一种恐惧感向我袭来,使得我每一步都迈得艰难。如果此刻太奶奶在身边,她一定会阻止我去见韩田的!

是的!心里就有这样的感觉!此刻太奶奶在我身边,她绝对会阻止我去见韩田的!

为什么会这样?韩田他……

前天晚上我回到寝室,打了一晚上韩田,差点以为他被杀了,他为什么不接我?还有昨天晚上他在小树林到底在干嘛?他说他在玩打水漂,打水漂的石头才多大,掉到水里能激起那么大的浪花?这显然有点说不通!还有,从小树林里怒气冲冲跑出来的纹身女孩是谁?她跑出来的那个方向,只有韩田一个人在,那女孩的“怒气冲冲”一定和韩田有关!韩田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而且这事情还与我有关,因为女孩见我第一句话就是让我走着瞧!

而韩田现在又约我在小树林,我要不要去?是不是应该先找到纹身女孩了解下情况再做决定?

对了!韩田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

他没有叫我姐姐!昨天晚上发现我在他身后,他脱口而出的是“若蓝”二字!

他不是韩田!是马医生!

对!一定是这样的!以前跟宛伯懿一起将韩田体内的马医生逼了回去,此刻这个,一定是马医生!怪不得……他说话口吻,姿态,都完全变了样,变得如此成熟稳重,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男孩子,而是一个30岁的男人!

那我该怎么办!要不要去?

对了!打给宛伯懿!

此刻我才不管他是不是负心汉,这种情况,我必须主动联系他!

没人接!再打!还是没人接!一直没人接……

我这才注意到,好像从前天晚上开始,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了,没有他的,没有他的短信,宛伯懿好像从人间蒸发一样,彻底消失在我的世界中……

前天晚上,本来是要等宛伯懿的,结果等到了马医生,那一晚开始,就再也没有收到宛伯懿的任何联系,我开始心慌起来,骗不了自己,我是爱他的,我开始各种担心起来……

“若蓝,你怎么走那么慢,快迟到了哦”,雁儿忽然从我身后跑来,拉着我的手就往前面走。

“什么课啊?我书都没带”。

“要带什么书啊,你人去就好了”。

“喂,你起码告诉我什么课吧!”

“我靠,心理课啊!拜托,你怎么一点都不上心!”雁儿停了下来,对我说:“如果是马老师,我就帮你收拾他!”

心理课?会是谁来上课?马医生?宛伯懿?

马医生?不可能!我看见那晚韩田手里的树枝,起码有十五厘米的长度沾着血迹,那根树枝应该穿通了马医生的眉心吧!而且当时他七窍流血,就算不死……才过了两天,他能来上课?

那会不会是宛伯懿呢?上课的是他吗?心理课除了马医生,就是宛伯懿,今天……会是他来上课吗?(未完待续。)

资阳第一人民医院
重庆市妇幼保健院
赤峰哪家男科医院好
菏泽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泰州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