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鬼眼术士 第321章 你又被人烦了?

2019-10-12 22:27: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321章 你又被人烦了?

江瑶双手像征性地推了推,一时就软在了他怀里,只是这里地处江边,有不少的垂钓者,亲亲吻吻也就算了,接着进一步那啥的就不太可能了,至于那双手也是不好乱伸乱摸,叫人看了不一起围观了。

江瑶也是亲得爽了把,自从与他亲过了后,不知怎地,没事闲着的时候就想陪他玩一玩这亲亲的游戏,这也太爽了吧。

嗯嗯,看来自己的确是应该找个人把自己嫁了出去,有个专属自己的人,玩了起来也蛮爽的

,要不……就嫁这小子算了,人看着好像还可以的。

这么一想,这家伙瞧着也就顺眼得多了。

她捅了捅凌痕:“要不,我嫁你算了?”

“思-春了?”

江瑶脸一热:“说什么呢?”

“哈!那也没啥可害羞的,人嘛谁不那样了。”

“去你的。”笑骂地打他,过了一会又问道:“怎么?是姐不够漂亮,你没那意思?”

凌痕嘻嘻一笑,抱着她道:“哥现在就有那意思,你会不会给的呢?”

“就在这……”一脸没好气:“亏你想得出来。”

“当然不是这了,我可不想当猴子被人看热闹。”

“我还当你胆子大到这般地步了。”

“要不,我们开房去?”

江瑶窒了一窒,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话题,以往她就抓了不少去开房的人,现在轮到自己去开个房的话,那还不被人认了出来了,脸一板:“切!姐也就开个玩笑,你也当真了。”

“呵呵!我当然知道你是开玩笑的了,哥不是这么笨的人吧。”大笑声中,一只手却不怎地老实,却在她胸前那啥的动来动去的。

江瑶闻语稍感失望,她也是一时意起,不觉就想男人了,自己年纪也老大不小,是到了该出嫁的时候,却没个与她相配的人选,这就郁闷得很,一想凌痕长得到是蛮帅的,就是年纪稍小了点儿,不过也是可以接受的,却不想他没这意思,心里自然是不爽了。

给他亲着,那手还伸进了衣内,惹得她火都有点儿大了,有些不耐烦地拍开了他的手:“别乱动,要亲就好好亲着,衣服里面的玩意我是准备留着的。”

“留着,这什么的意思?”凌痕一愣,不解地看着她。

“你又不是我老公,那里能给你乱动的吗?”

“刚才玩亲亲的时候不是已经动过了,现在怎地又不许了,你花样还真蛮多的。”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不许动就是不许动,再动的话我跟你急了。”

“怎么!什么事让你不高兴了?”凌痕不解地看着她。

“没有,哪有什么的不高兴了,你别胡说。”江瑶不满地砸了砸嘴,见他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这就有点忍不住了:“还亲不亲,不亲的话我就要走了?”

“亲!怎会不亲了,当然是要亲的了。”说着,抱着她,就亲着她的嘴唇不放,搞得她气都喘了。

“你小子不地道,想要谋杀呀?”把他推过一边,给他亲得脸红心跳,身体都发热了,那儿也是一片的那啥了

她擦了擦嘴上的口水,站了起来:“真是没劲,不亲了,我走了。”理也不理凌痕,掉头就转,骑上她的摩托车就走了,把凌痕一个人扔在这里。

凌痕怔了一怔,细细回想了一下,这才知道她生气的所在,头一摇,有些头痛地喃喃自言:“这该怎办?现在惹上这么多的麻烦,只怕是逃不掉了。”

他知道自己的问题,现在是有了林如韵,还有靳茜茜,还有于艳与齐燕芸四人,都与这四人有上那层关系了,要结婚的话与谁结都不行,于艳也就罢了,那三位还不跟他闹翻了天。

现在再把江瑶给惹上,他哪敢答应结婚的事了,以她性格而言,拿刀来追着自己也是有的。

一想自己回来后,一直都没时间跟何轩联系上,也不知他们现在怎样了,拨了过去后,才知道俩搬到房住去了,结婚的日子也定了下来,就在下月。

凌痕赶了过去,何转道:“听齐燕芸讲,你在云省那边有点事赶不回来,到底什么事了?”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是华泰集团生意上的事,现在解决完了才回来。”接着向叶慕月道:“嫂子,这一下可以这么叫了吧?”

“切!什么嫂不嫂的了,我们啥关系了,用得着这么客套,你叫她慕月就不得了,何必这么生分了。”

“这……可以的吗?”

叶慕月也笑道:“是啊,痕你用不着这么跟我们客气。”从何轩的口中,她也知道老公与凌痕之间的那些事,人家是铁哥们,那交情是没得说的,太见外了反而不好,况且现在托他的福,这婚都还没结,就收了一笔又一笔的贺礼,既便是不用出去工作,生活也是不用发愁了。

当然,她也想过了,这工作她可以不用作,到时在家养孩子,工作上的事就交由老公去干就可以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凌痕也是大笑,他也不想与何轩搞得太过那啥了,还是亲近一点的好,毕竟能与自己好到这份上的只有何轩这个朋友了。

“痕!一会几位同学把我叫上,说是去喝酒,你要不要过去。”

“好呀,既然是同学,那就一起去好了。”凌痕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何轩看着他,有些迟疑。

“怎了?”

“我看他们似乎有些别的想法,并不单单是为了喝酒这么简单?”

“呃!想通过你来开这个口,有所求?”凌痕笑笑,即道破了他顾忌的事。

“几天前遇上他们,他们就抱怨自己的工作不好什么的,所以这一次他们说是请客喝酒,我想他们多半会有这样的意思。”

“老何,你是知道的,我虽说认识了一些企业老总,这是一个事实,不过咱的那些同学吧,你们真有那能力介绍过去一点都不成问题,关健是他们可不是那样的料,传出去可不只是丢脸这么小的事。”

何轩头一点:“这个我知道,我也一再的说明了情况,可他们就是烦人得很,有时推得我话都不知说什么好了。”连声长叹。

凌痕一笑:“也好,这一次我去跟他们见见面,看看他们的意思。”

“痕!他们那水平你是知道的,真介绍过去的话那就是砸面子的事了,你可千万别……”

“放心,我作事自有分寸。”

凌痕当然知道他的担心,这何轩与他是死党,别因面子的事而勉勉强强的答应了那些同学,到时面子上就不太好看了,这是何轩所担心的事。

显然,此时的凌痕已经不是在学校那会的傻小子了。

这种事,自然不会轻易应了下来。

这一次,叶慕月没跟着一起过去。

凌痕与何轩俩人一起过去,那些同学就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们有求于人,哪敢迟到让何轩等他们,那也太那啥了,不过对于凌痕的到来,他们也是料不到的,很是意外,神情间很是尴尬,又不好表现了出来。

“啊!痕呀!现在的你可是大忙人了,我们约老何出来喝个茶吃个饭,聊聊同学之间的情宜。”

“痕,听说近你与华泰集团的林董事长一起出差了,不知去哪了?是去旅游了吗?”这话极具探试性的发问,显然这位同学也想从他口中了解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去了一趟云省,华泰集团在那里有一些事务,我过去帮了个忙。”具体是什么没说,一干同学也是不好相问,现在的凌痕的高度,大家仰望不及,可不敢得罪了他。

入座了后,服务生献茶毕了,大家坐着就聊了起来。

“老何!老婆这一下不用出来工作了吧?就让她在家呆着相夫教子好了。”

“是呀,现在的你,同学们可是羡慕得很。”如何的羡慕,他可不敢明说了出来。

“没什么,这都是托了痕的福了,不然我现在也不知该怎办才好,多半也是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情况了。”

大家听了,脸上都是一热,这话听着好像是说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大家没少给他脸色看,连个援手救助的意思都没有?

“你现在所处在的单位也不怎样的呀,工资待遇也不行,何不叫痕帮个忙,把你弄到国企或是市委去,只要有一官半职的,后半生就妥妥的了。”

“咱不是那块料,去了也没用。”何轩淡定地说道。

这时,凌痕也道:“国企有国企的难度,市委有市委的深度,没个后台的人吧,你进去了过了不几天,非得被人拉了下来不可。”

“是的呀,这种事经常听说了,你们看看金泽凯就知道了,他现在混得虽说是非常的风光,可也着实不容易,他老爸退居二线,他日子也不太好过了,这个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一时,众人就默然语了。

他老爸在市委办公室工作的时候,走他家后门的可是着实不少,金泽凯也是从中捞了不少好处,官途也是直升而上,现在他老爸退居二线,有官职,他也是殃及池鱼,这科长之职也是一个摆设而以,再没往日风光。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挂号电话
成都恒博医院怎样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成都恒博医院怎样啊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专家门诊
分享到: